【丸切】那个笨蛋前辈

* 很多年前写了半截的坑,因为忘了当时后面什么剧情了,就随手新编了一个,最近因为RB一时良心不安,准备陆续把多年前挖的坑都填了,写的很烂,护眼预警。


“前辈真是笨死了!!!”切原赤也在心里默默感慨,看着吃得不亦乐乎的丸井文太,背着网球包离开了学校,临走前,还是忍不住回了一下头。大门关上后,某个沾满巧克力的嘴角微微扬起,只是……


这是第几次送丸井前辈巧克力了?切原赤也掰着指头数着,生日,过节,好像自己送的都是巧克力呢,这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切原赤也国一刚进网球社就被立海三巨头打击得体无完肤,从此,他的人生就在挑战与被打击中循环。而丸井文太,也总是在这位后辈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后,去戳戳他稚嫩的脸庞,皮肤光滑得像蛋糕一样。那时的丸井文太总感觉闻到了蛋糕的味道,海风吹在身上的时候也会想起那个在沙滩上执着奔跑的学弟,他想,可能他中了什么毒吧。


就像前两年的夏天一样,立海大网球部又一次来到了海边集训,切原赤也看着分房名单不解的问着站在房间里的学长:“柳前辈,为什么是你和我一个房间?”


柳微微转头,紧闭的双眸并未睁开,“你不愿意和我一个房间?”


切原慌乱地抓着头发,“不是,只是……”


未完的话被柳莲二打断在风中,“不是就行了。”说完,他便出门前去安排训练。


目送着柳前辈离开,切原一屁股坐在床上,懊恼地抓起枕头将头埋进去,“不是这样的啊……”


夏天的风总是夹着浓浓的暖气扑面而来,在这昏昏沉沉的氛围里,切原还是睡着了。等到傍晚被闷热空气压迫得喘不过气时,切原猛然惊醒,身上大汗淋漓,仿佛做了场噩梦,或许,真是一场噩梦。


看着阴沉的天,切原一边抱怨为何这雨要下不下,一边向餐厅走去。前行的脚步,在看见丸井文太和柳莲二交谈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你想清楚了吗?”看到切原赤也的身影,柳莲二突然睁开眼睛,目光锐利地看向丸井身后,又迅速闭上。虽然只是一瞬间,可还是将对面的丸井吓了一跳。


“嗯,是的。”有些心虚,但丸井还是点头表示肯定。


“你真的不想跟赤也一起?”柳莲二突然提高音量,丸井文太只一心皱眉沉思,并没太过在意。思索良久,最后沉默地点点头。


身后的墙角处,将衣服快要抓烂的某个少年心里下了一场大雨。


夏天的雨总是这样来得突然,且来势凶猛,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与天地万物奏出一曲独一无二的交响乐。随着雨点的飞速下落,风也开始变大,刚刚还闷热的透不过气的院子,一下子变得有些微凉。


夏天的风也会这么凉透心吗,秋天这么快就到了?


切原赤也这么想着。


集训的几天柳莲二一直装作不知道似的像平常那样对待切原赤也,这让切原赤也很不舒服,明明柳学长什么都知道,知道他的丢脸,知道他那一瞬间落下的泪,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解释!!!


这几天的集训一点也不开心,切原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回想着。三巨头一直沉默地练习着,那两对双打也从来不分开,只有他一个人进行着自己的训练。他知道,这一部分的悲伤来自全国大赛的失利,还有,开学后,学长们的引退。


没错,九月开始后的网球社,就只剩切原一个人了,他要独自挑起整个网球部的担子,就像从前的幸村学长一样。自己能像幸村学长那样做得那么好吗?对自己产生了质疑,切原突然觉得很颓废,扔下手中的行李,直接将自己扔到了床上,也许,睡一觉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


丸井文太站在门外很久,久到柳莲二回房间,他还在门口伫立着。柳莲二也好似没看见他,直接进房将切原叫了起来,梳洗完毕的切原拉开门就看见丸井文太直直地站在门口,背景是夏日绚丽的夕阳。看着阳光里丸井刺眼的身影,切原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比前辈真的小很多,现在的丸井看上去完全没有孩子气的感觉,甚至让切原觉得很严肃,很沉重,就像,就像副部长一样。


“赤也,”静默片刻,丸井先开了口,“吃饭去吧。”


期盼着什么的切原强压下心中的难过,微微笑道,“前辈不要跟我抢了啊!”


仿佛,他们还是从前的他们。


第二天集训回去后,切原再没踏出家门半步,没有和任何人联系,每天都在打游戏和打网球中循环重复着。切原很想像个女生那样大哭一场,甚至找柳学长诉苦,可是终究只是想法而已。


九月开学,切原如往常般早早起床,收拾好东西,准备前往学校。秋风送爽,下电车后,海浪声夹杂着学生的交谈声,迎接他们新学期的到来。


走到校门口,他对着门口的大叔点点头,礼貌地打过招呼后,走进学校。


仁王雅治在后面看到这一幕,转头对身边人说道,“没想到赤也一下子变得这么懂事,果然是要受过打击才能成长,你说,是吧?”


没理会好友意有所指地话语,丸井文太翻了个白眼,“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你要是迟到,我保证真田照样会招呼你巴掌。”


说完,他就大步向前,仁王把玩着手里的辫子,嘴角翘起,“噗哩。”


如往常一般晨训,又如往常一般上课,参加开学典礼,依然如往常一般,放学后参加部活。


立海大网球部内,弥漫着秋日独有的淡淡忧愁。


“赤也,网球部,交给你了!”


幸村精市拍拍切原的肩膀,这个还依然天真单纯的学弟,也要成为自己一样的人吗?他的心里也有一丝惆怅,高等部,等待他们的,又会是什么呢?


“赤也,即使我们不在网球部了,也不能松懈,要时刻对自己严格要求,知道吗?”


难得的,真田的语气变得很温柔,耐心叮嘱着自己最为挂心的部员。


其余的三年级前辈也都在向不同的二年级学弟嘱托着,一时间,气氛有些令人悲伤,最后,三年级的前辈们集体鞠躬。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谢谢!”


晚风吹来,秋叶飘落,风中有尘土,弥住了切原的眼睛,微微有些疼,想落泪。


众人散去,切原赤也一个人坐在社办里,看着空了一大半的柜子发呆。


“笨蛋,看什么呢?走,请你吃烤肉!”隐约中,仿佛听到一个红发男子的说话声,伴随着说话声,往往会有一只手指戳自己的脸颊。待自己转头,那个红发男子又嚼嚼嘴巴,吹一个大大的泡泡。“Jack请客!”


听到这话,老实敦厚的桑原一定会大呼“为什么又是我!”


想到这儿,切原笑出了声,回头,并没有人等自己,但他知道,他还是会迈向那个人。


前辈笨点没关系,他等了自己这么多次,这次,就让他追上前辈吧!


 


评论
热度 ( 24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琉颜绯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