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拼图

* OOC & 私设 预警;午睡后的脑洞产物,编的编的,都是我编的!


电风扇不断地发出“嗡嗡嗡”的声响,窗外的知了不厌其烦地制造阵阵蝉鸣。

然而,在这两个声音的环绕下,世界反而显得格外安静。

黄少天躺在床上睡得很香,被子只在肚皮上盖了一个角,嘴巴无意识地张合着,不知道梦里在念叨什么。

整个房子都很安静,除了电扇,没有任何的杂音,就连窗外的知了,也在不久后因为过于疲倦而悄然睡去。米黄色的窗帘挡住了耀眼的骄阳,透过窗帘,只泛着隐约的亮光。

没有人打扰,黄少天就这么安安静静地伴着电风扇的风声,睡了一下午。

醒来的时候,夕阳还未下山,阳光从金黄色变成了橘红色,染透了天边。挠了挠脖子,他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打了个又大又长的哈欠,又扯了扯衣领,后背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有些难受。

起身关掉了电扇,又踢踏着拖鞋去厕所洗漱,镜子里,金黄色的头发团成了鸟窝,随手抓了两把,脑后有一缕却是怎么也按不下去。

“真是倔强,赶明儿就把你给剪了!”

对决失败的黄少天恨恨地对着头发放狠话,又走到客厅,打开冰箱,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他舒爽了一下,取出冰镇的乌龙茶,一口喝下。

“呼!爽!”充满电,他又元气复活,找到了手机,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没有任何人的消息。

 

看见手机屏幕,他才突然想起来,现在已经是2035年了。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叹了口气,整个人颓唐地窝在沙发里,无所事事地打开了电视。

没遇上世界末日,也没超级英雄拯救地球,只有普普通通的交通警察逮着几个没牌照的电动车,谁家的股票下跌又上涨,唯一让他目光稍作停留的,只有最后播报的一条新闻。

【时隔七年,荣耀国家队再次夺冠。】

他猛然惊醒,原来今天是荣耀总决赛的日子。

而他,离开荣耀,多久了呢?

犹豫了很久,还是打开了手机,点开了最新的新闻。

今年的荣耀世界赛在莫斯科举行,决赛队伍是中国队和英国队。领队的,是去年退役的孙翔,看到这,黄少天心生感慨,孙翔也退役了啊。国家队的队长,竟然是蓝雨的卢瀚文。

黄少天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孙翔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愣头青样子,变得成熟稳重,而瀚文,也不再那么跳脱,身影上,竟然有一丝喻文州的感觉。翻了翻大家对卢瀚文的评价,才发现,虽然同是剑客,他却没有沿袭自己的风格,反而是将喻文州的精髓都学到了。

合上手机,黄少天长叹一声。

好吧,原来他跟文州已经分开四年了。

 

黄少天是三十岁的那个夏天退役的,退役后直接去了国外读书,而喻文州选择了去联盟总部工作。两人谈了那么多年恋爱,也不是不想领个证,只是困难实在太多,能让家里睁只眼闭只眼已经耗尽了全部力气。

会去国外,也是黄少天实在是受不了喻文州的母亲,自打知道自己和文州在一起后,原本亲切和蔼的伯母立刻变了脸。跟着喻文州去了很多次的家也不再欢迎他。文州退役后,他妈更是变本加厉地催着喻文州相亲结婚,即使喻文州搬出去住,也没法逃离他妈的电话。

总不能真为了爱情和家里决裂吧,他知道的。

所以他想,如果喻文州不来德国找他,他也会明白的。

只是,喻文州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在一个夏日午后,就像今天这样,抵达了德国。找到了他的住处,按响了他的门铃,握住他的双手。

“就算天热也别光想着喝冰水,容易拉肚子。”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把黄少天手里的冰水杯子拿走。

时隔这么多年,黄少天还是不得不承认,那是他最幸福的一个夏天。他们会在太阳最大的时候窝在空调房里睡觉,又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绕着附近的森林散步。他们甚至还去了一趟巴黎,爬上了埃菲尔铁塔的顶端,坐上了塞纳河的游船,瞻仰了巴黎圣母院的珍宝。他们饥肠辘辘地在莫奈博物馆门口买法式煎饼,黄少天会用不利索的英语让老板多加点巧克力酱。参观完卢浮宫,他们毫无形象地一人捧着一根subway站在塞纳河边啃。

 

想起那段时光,黄少天又觉得心里好受了点,好歹,他们曾经那么开心过,对吧。

走进卧室,他在自己的收纳箱里找了一通,翻出了一个埃菲尔铁塔的拼图,盒子有些破损了,打开来,里面的纸也皱巴巴的。

 

“我给你买了个埃菲尔铁塔的拼图放在你柜子里,等你把那个拼好,我就有假期来找你了。”

黄少天靠在喻文州身上,一点都不想他走,“那我待会回去就把他拼完,你是不是就立马过来了?”

“我走了,你也回去吧。”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安检区,等到他安检完,回过头,发现黄少天还是站在玻璃门外,静静地看着他。

那天回去,黄少天一口气拼了个通宵,可惜拼图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即使拼了那么久,也只拼了十分之一。不过,他还是很有成就感,因为正好他赶上了喻文州落地的时间,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把拼好的部分拍照发过去。

“文州你看,我已经拼了这么多了,我还挺有天赋的嘛!你说,到时候我拼完了把这个裱起来,等我们买房了挂我们的房子里好不好?”

嗯,我们俩的房子。

等了很久,也没再等到喻文州的回复。

黄少天觉得有些心慌,查了查新闻,飞机没有失事,G市没有车祸,可是,喻文州就是没有回他消息。

他想,一定是他妈在,不方便回吧。一边想着,他一边继续拼着拼图,眼泪落下来,滴湿在拼图上。他直接用手抹掉眼泪,就着被泪水模糊的视线继续寻找下一块,直到什么也没法看见。

暑期过后,学校开学,他也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上学,闲暇时,就会对着拼图研究,从十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好在,一直都没喻文州结婚的新闻传来,让他还有继续拼下去的动力。

圣诞节的时候下雪了,黄少天还是缩在他异国他乡的小窝里,练着英语,练着拼图。新闻里传来了喻文州在B市买房定居的消息,很多人开始猜测他是不是要结婚了。黄少天看着已经完成四分之三的拼图,愣是连雪人都没出去捏,老老实实拼图跨年。

没等来喻文州结婚的新闻,等来了孙哲平和张佳乐结婚的消息,新年伊始,两个人去了北欧度假,张佳乐疯狂在微博和朋友圈晒。黄少天酸酸地点了个赞,心里只想着继续拼图,就剩最后一点了,他想要赶在春节前拼完。

张佳乐中途绕路来了趟德国,找黄少天玩了两天,三个人很有默契地谁都没提喻文州,但是,看到他们俩在自己面前无形秀恩爱,黄少天就觉得心里堵得慌。送走了两尊大神,期末考就来了,好不容易再闲下来,已经没几天过年了。父母又发视频来问回不回家,黄少天看了看剩余的一点点拼图块,摇了摇头。

合上聊天,他又去查了查后面两天G市/B市飞法兰克福的机票,决定一口气冲刺完,这样还来得及订票让喻文州过来。

吃过晚饭,黄少天就继续坐在那拼图,这幅上万块的拼图终于要接近尾声了,他心里不由得激动。越到最后几片,他越觉得不对劲,拼图上的空缺还有十个,他手里的拼图,却只剩四块了。

放下最后一块拼图,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很奇怪,以前打了那么多场比赛,他的手都没有抖过,此刻拼个拼图却发抖得厉害。

看着零散的六个缺口,他想了想,拍了张照片,发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依然没有回复消息,德国时间凌晨四点,按说,喻文州不论是在B市还是G市,都应该起来了。

黄少天拍了拍有些麻了的腿,走到了窗边,才四点,夜还是很黑,窗外什么都看不见。打开手机,关注的微博有了更新提示,是喻文州的微博小号,小号没多少粉丝,只有熟悉的朋友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任何状态了,大号也只会发布一些官方活动的新闻,而黄少天,也已经很久没玩过荣耀了。

深吸一口气,黄少天还是点开了详情,果然,是一张照片,里面有六块拼图,装在了一个盒子里,仅好友可见。

也许,黄少天早就猜到这张拼图是拼不完的吧,所以,他没有太过伤心,只是静静地靠在窗边看着夜空。时间过得很慢,他脸上的泪水都变得冰凉了,窗外的夜却还是一点也没变亮。擦了擦脸,他长舒一口气,“也算是有了个结果了,挺好的。”说完,他也发了条微博,夜雨声烦早就改了名字,但粉丝还是会亲切地喊他烦烦。他也很久很久没有更新过状态了,久违的更新,是一张埃菲尔铁塔的拼图,缺了六块。

【黄少天V:拼不完的拼图,等不到的假期,见不到的人,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吧。】

发完,他便卸载了微博和QQ,关掉了微信朋友圈,自欺欺人地远离曾经的生活圈。

“也挺好,以后不用再关注乱七八糟的新闻了。”

看着地上的拼图,虽然不完整,却也真的很好看,但是,拼图,哪有实物好看呢。想了想,他一点也不心疼地把拼图打散重新收起来,装进了盒子,又将盒子,放在了柜子最深处。

心无旁骛地学习,效率竟也提高了不少,四年后,他便回国了,想了想,定居在了G市。买了个自己独居的房子。

搬新房子的时候,他妈随口问了一句要不要结婚,黄少天还是摇头,他妈叹了口气,“你跟那孩子一模一样,我跟你爸都看开了,你说他爸妈到底图什么,唉。”

黄少天看着自家老妈忙活的背影,心里也觉得一阵酸涩,原来,他也没结婚。

“少天,你这个拼图给你放哪?”

黄妈妈从旅行箱里拿出一盒破旧的拼图,询问着黄少天。

黄少天眼神闪烁了一下,“随便放哪个收纳盒里吧。”

 

尘封的记忆在这个夏日傍晚被夕阳唤醒,他摸了摸手里的拼图,思考着,要不要再尝试着拼一次。



评论 ( 4 )
热度 ( 97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琉颜绯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