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


地铁从地下冲出地面,车窗玻璃突然就被阳光镀上一层金光,夕阳的光,也有些耀眼。


驶出市区的地铁肆无忌惮地向前奔腾着,偶尔停一停,放下一些过客,又迎来新的旅人。


宽阔的海边大道上已经没多少行人了,游客们三三两两向着我身后的度假村走去,身上还有未干的海水痕迹。


我背对着夕阳,走向大海。


阳光逐渐变得柔和,想来,它也褪下了刺芒,温柔地轻吻归客。


赤日炎炎的夏季傍晚,暑气未消,路人额头的汗水滴在街道上,复又蒸发干。我突然打了一个冷颤,这阳光里,似乎夹带着一丝寒意,让人的心,渐渐下沉。


海岸线从我脚下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左手边,是深不可测的树林,右手边,有一个日出公园。


所谓的日出公园,不过是将海岸线上的一截圈起来,打造一些可供人休息观赏的护栏,建造三两座可以休憩的宾馆。


这宾馆与寻常宾馆不同,房间,是一个个沿海铺开的透明太空舱,坐在里面,便可以直接欣赏夜间的海景,以及,第二天的日出。


我就在这公园的不远处,依靠着树林,远远眺望无边的大海,和海边的人。


等待背后的夕阳,彻底落山。


日光渐渐消散,华灯初上,没了日光,我所在的位置,没有光。炽热的霓虹灯,照不到我这无人的角落。


宾馆前的沙滩上,此刻正热热闹闹地上演着篝火大会,烧烤的烟雾气,酒气,还有人呼吸出的空气,一并交汇在一起,盘旋上升,又被海风吹散。


海浪依然不停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有一下,没一下,有节奏,却没有规律。


夜更深了,礁石晒了一天的太阳,开始散发寒气。海浪扬起的风,也带着浓浓的凉意。浪花变得高了些,有一些不听话的海水,甚至溅射到我的眼前。就像酷暑难耐时,有人用喷雾瓶,对着我喷了一下。


篝火大会的火光也被这海水扑灭了,这一条海岸线,自我而起,至我看得见的地方,恢复了平静。


不知道时间是如何流逝的,头顶的月亮逐步移走,有时海风吹动树叶,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偶尔,也会有一两声不知名的动物的窜动声,悉悉索索,一阵一阵,并不离去,也不走近。


大海没有休息的时候,我坐在石头上,思考着何时走向她的怀抱。


空气虽然安静,却好歹没有凝结,可以放我小声地呼吸,再把这呼吸声放大数倍,又被海浪声掩盖。


我慢慢尝试着走向前,坐在沙滩上,背靠着方才的大石块,觉得心里的疲惫一下子都倾泻而出,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海水打湿了我的鞋,和我的身子,又溅到我脸上,不知我的血液和这海水,哪一个更凉。


明明应该冷得发抖,我却觉得越来越暖和,这石头好似母亲的怀抱,让我依靠。这沙滩仿佛温暖的被褥,让我蜷缩。海浪卷起的风,是和煦的春风。


脸上滑下的,也许不是泪水,而只是海水罢了。


时间过去多久了?!


我猛地睁开眼,发现周遭还是一如之前的宁静,不由得松一口气。


还好,没有天亮。


我又尝试着往前走了几步,海浪没过脚踝,又退下,反复几次,竟感到一阵晕眩。

摸索着继续向前,有一块半身伫立在海水中的石块,我扶着它缓缓坐下。大半个身子浸泡在冰凉的海水中,随着海浪起伏,时而没过我的胸口。我趴靠在石块上,感觉自己似乎躺在浴缸之中,所有的疲惫,都被消除,人,变得好轻松,好自在,好想就这么静静睡去。


我的呼吸变得悠长而缓慢,海浪声似乎渐行渐远。


眼皮被针扎似的感到一阵疼痛,我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睛,刺目的光线直射瞳孔,疼得我复又闭上。耳边传来远处的船笛声和远处不清晰的人声,我的大脑开始逐渐苏醒。


原来,我睡着了。


原来,天亮了。


我侧过头,慢慢睁开眼睛,湛蓝的海水将我包围,不觉得暖,也不觉得冷,海面上铺满了金色的光。远处不时传来惊呼声,待阳光不再那么灼目,我才看向了它。


海的尽头,有一颗火红的太阳浮出水面,天边的云朵也被它蛊惑而变色。树林里响起叽叽喳喳的鸟鸣,交错的阳光洒在树叶间隙,点亮世界。


更远处,似乎有海豚从水中跃起,发出阵阵喜悦的欢呼。


我突然有点不想再往前走,扶着大石块,想要站起来离开。


然而,僵直的身子却不再听我使唤,巨浪袭来,将我吞没。


透过海水看到离我更近的日出。


温暖而明媚,充满希望。


真好。


我安心地闭上眼睛。

评论
热度 ( 4 )

© 琉颜绯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