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兴欣&《白蛇传》(下)

* OOC & 私设 预警,叶蓝CP出没,其余自由心证

* 上篇【全员】兴欣&《白蛇传》(上)


帷幕拉开

第二幕

旁白(乔一帆):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道具(方锐)举着门牌子站在舞台中央,身后是白蛇(叶修)和青蛇(包荣兴)。

白蛇(叶修):这都几点了,许官人怎么还不来啊!

青蛇(包荣兴):老大,要不我上门抓人去?

白蛇(叶修):别现在去,要是到天黑还没来你再去,这大白天的给人看到不好。

白蛇(叶修):趁他没来,我再试两件衣服。

白蛇(叶修)拿出七条彩色丝巾。

【叶修这是准备集齐七条丝巾召唤神龙吗?】

【是召唤许仙吧!】

【所以叶修这是练的召唤师???】

白蛇(叶修):你说,这么多条围巾,我戴哪条比较好看?

青蛇(包荣兴):红的吧,红红火火!

白蛇(叶修):我也隐约觉得我好像一直都是戴红围巾的,但是红色是不是太艳了啊?

【君莫笑:隐隐约约有听说辣~】

【前面的千机伞警告哦!】

青蛇(包荣兴):那紫色?

白蛇(叶修):为什么选紫色?

青蛇(包荣兴):因为基佬紫啊!

白蛇(叶修):哎哟讨厌啦~人家才不是什么基佬呢~人~家~是~小~给~给~(造作语气)

道具(方锐)门大呕一声。

【哈哈哈哈哈哈方锐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以,我要把叶修这句话录下来当闹铃!】

【姐妹,闹铃duck不必吧,何必这么伤害自己哈哈哈哈哈哈哈】

【惊!昔日大神竟自爆是gay,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联盟果然都是基佬,抱走我家沐橙】

青蛇(包荣兴):老大,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地声音?

白蛇(叶修)拿起一条蓝色丝巾:没听见,我决定戴蓝色!

青蛇(包荣兴):为啥?

白蛇(叶修):直觉告诉我,许官人肯定很喜欢蓝色,恨不得自己全身都是蓝色!

青蛇(包荣兴):原来他是蓝精灵啊!

【蓝雨:感觉有被冒犯到!】

【蓝雨膝盖中箭】

【蓝精灵是什么鬼,蓝色那么迷人的说!】

道具(方锐):咚!咚!咚!

许仙(许博远)上场。

白蛇(叶修):哎呀官人,你可算来了呀!

许仙(许博远):让姑娘久等了,不好意思。

白蛇(叶修):没事没事,等你多久都值得!

许仙(许博远)脸红:不知姑娘叫在下前来是有何事?

青蛇(包荣兴):我们老大想娶你,你准备什么时候进门?

许仙(许博远)吓得往后一退:什么????!!!

白蛇(叶修):嗨,你听他瞎说,不是的。

许仙(许博远)松一口气:那就好。

白蛇(叶修):是我要嫁给你,你准备什么时候娶我?

【OK,这句话我要录下来,天天听叶神向我求婚】

【羡慕死这个许仙了,能当场被叶神求婚】

【我怎么觉得叶修假戏真做呢?】

【这么假的戏也能真????!!!!】

【站稳叶蓝一百年不动摇!】

【CP粉真烦!】

【拒绝引战,撕逼出去,再来举报!】

许仙(许博远):噗…………

许仙(许博远):姑娘,这太唐突了吧,我还不知道姑娘姓甚名甚呢!

白蛇(叶修):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叫白素贞,这是我妹妹,青~~~

白蛇(叶修)扭头:你叫青啥来着?

青蛇(包荣兴):青蛇啊老大!

许仙(许博远)惊吓:蛇!!!????

白蛇(叶修):哎呀我妹妹说话大舌头,是青涩,还很嫩呢。

青蛇(包荣兴):我不色啊!

【叶修:没事,你不色我色!】

【白蛇听了会沉默】

【青蛇听了会流泪】

【话说我还真不知道小青叫什么名字】

【君の名は?】

白蛇(叶修):没你的事了,下去买点酒菜给官人吃去。

青蛇(包荣兴):好嘞老大,包在我身上。

青蛇(包荣兴)退场。

白蛇(叶修):官人呐,你今年多大了啊?

许仙(许博远):呃,今年二十有三了。

白蛇(叶修):太好了,我正好比你大三岁,所谓,女大三,抱金砖!

【许仙:你这看着不像是只大我三岁啊!】

【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上赶着嫁人的白娘子】

【前面的你们忘了吗,这是叶娘子传奇啊!!!】

【兴欣果然玩得开,NB!】

许仙(许博远):这,这。。。

白蛇(叶修):官人有房有马吗?

许仙(许博远):有一座三进的院子,一辆小马车。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前面两个一看就是有代沟的】

【前面的为什么发语音!!!!】

白蛇(叶修):家中父母兄弟有吗?

许仙(许博远):家父在我幼时便去了,家母前两年也去了,家中如今只我与一小厮两人。

白蛇(叶修):可怜的孩子,我也没父没母,咱俩作伴真是太合适了!

许仙(许博远):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白蛇(叶修):不快不快,待会小青买了酒菜回来,咱们就在这拜天地入洞房吧!

许仙(许博远)大惊失色:这么快!!!!!

青蛇(包荣兴)上台,拿着一把韭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包子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不愧是包子,奥利给!!!】

【给包子鼓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男人,就生吃韭菜!】

青蛇(包荣兴):老大老大,我买来韭菜了!你看够不够,不够我再去买!

白蛇(叶修)生气:我让你买下酒菜!你买韭菜干嘛!谁TM结婚吃韭菜啊!!!!你当我是老韩啊!!!!

青蛇(包荣兴):霸图结婚吃韭菜啊?

白蛇(叶修):对啊,还嚼大蒜呢!

许仙(许博远):真的假的?

白蛇(叶修):真的,我亲眼看见老韩上场比赛前往嘴里塞一整颗大蒜,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打得那么猛的!

【老韩:不,我不是我没有你瞎说!】

【烈焰红唇在赶来的路上!】

【烈焰红唇什么鬼!!!!!!】

【叶修果然总能成功挑起霸图的仇恨值!】

【叶修发动技能:挑衅】

【不愧是脸T,流弊流弊】

旁白(乔一帆):咳!咳!咳!咳!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白蛇(叶修):哦对了,咱们赶紧洞房吧,不要耽误时间!

白蛇(叶修)与许仙(许博远)对着道具(方锐)门牌子作揖三次。

青蛇(包荣兴):送入洞房!

帷幕合上,第二幕完。

【可怜的锐锐!】

【继续等第三幕!】

 

帷幕拉开

第三幕

旁白(乔一帆):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寒窑虽破能抵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

道具(方锐)举着雷峰塔牌子走上舞台中央,许仙(许博远)走上舞台。

许仙(许博远):佛祖在上,信男愿天天喝奶茶换取娘子早日怀上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要天天喝奶茶保佑叶神怀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冯主席:这破联盟迟早药丸!】

【男男生子不是梦233333】

【叶修怀孕就真的太溜了,all叶果然是真的!!!!】

法海(魏琛)走上舞台。

法海(魏琛):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法海(魏琛)走到许仙(许博远)身边转一圈。

法海(魏琛):怪哉!怪哉!你这小娃娃,怎么一身妖气!

许仙(许博远):大师莫胡说,小生可是正经人。

法海(魏琛):小娃娃,最近可有什么奇怪的人到你家中去吗?

许仙(许博远):并没有,只是。。。。

法海(魏琛):只是什么?

许仙(许博远):只是小生最近才成了亲。

法海(魏琛):与你成亲之人是不是姓白,还带着一个小妹?

许仙(许博远):大师如何得知?!

法海(魏琛):原来如此!糊涂小儿,你家中那位娘子,并不是人,而是蛇妖!

许仙(许博远):什么!!!!!

法海(魏琛):你这小娃实在糊涂,怎的与妖结亲!我看你有几分亲切,且让我随你家去,为你斩妖除魔。

许仙(许博远):什么?????

法海(魏琛):你是傻了吗?

许仙(许博远)挡住法海(魏琛):我不准你去!

法海(魏琛):你疯了吗?那两个是妖!

许仙(许博远):可他是我娘子!

法海(魏琛):人和妖是不可以在一起的,你不要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去捉了那两个小妖!

许仙(许博远)大喊:是魔是仙又有什么关系,我命由我不由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尖枪警告你!】

【啊啊啊啊啊吒儿妈妈爱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捅了土拨鼠的窝了????】

法海(魏琛):这台词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许仙(许博远):哦,走错片场了,不好意思!

许仙(许博远):他既然是我的妻子了,我就不会让你伤害他半分!

法海(魏琛):你可知道我是你什么人?

许仙(许博远):不知道。

法海(魏琛):你不觉得我有些熟悉吗?

许仙(许博远):好像有点,跟蓝色有点关系。

法海(魏琛):在某一世的转世里,我是你爹啊!

【魏老大也太不要脸了吧,无中生爹哈哈哈哈哈哈】

【蓝河:我有一句MMP现在就得说!】

【老魏今年到底多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仙(许博远):啥???????

法海(魏琛):你还有个话很多的哥哥和很跳脱的弟弟,你忘了吗?

许仙(许博远):我还没转到那一世呢,哪来的记忆!

法海(魏琛):哦,不管,反正四舍五入我就是你爹了,我会给你再找个好媳妇的,这个不要了!

【是烦烦和小卢吗?】

【蓝雨三贱客???】

【前面怀疑是药粉】

【坐等庙药互掐23333】

【强行当爹也太可怕了吧,兴欣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就不懂了,强抢民男明明跟霸图更配啊,为什么兴欣反倒那么热衷?】

许仙(许博远):不行!我就要他!!!!

法海(魏琛)作法中:给我定在此处。

白蛇(叶修)携青蛇(包荣兴)上场。

白蛇(叶修):老秃驴!放了我相公!

青蛇(包荣兴):就是,快放了我大嫂!

法海(魏琛):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今天我就收拾了你们两个小妖!

白蛇(叶修):呵,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法海(魏琛):上吧!死亡之手!

白蛇(叶修):去吧!包子入侵!

青蛇(包荣兴):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鬼哭狼嚎,魔音入耳)

道具(方锐)把雷峰塔牌子砸向包子后逃离舞台。

许仙(许博远)翻了个白眼昏过去。

法海(魏琛):我滴个娘嘞,老夫怕了你们了,拜拜~

法海(魏琛)逃离舞台。

【我也阵亡了】

【阵亡+1】

【太可怕了,帮我堵住包子的话筒,谢谢!】

【都牺牲了,没法堵了】

白蛇(叶修):干得漂亮!

舞台外:包子!领便当了!

青蛇(包荣兴):啊,老大,我要退了!

白蛇(叶修):去吧!

青蛇(包荣兴)退场。

白蛇(叶修)走到许仙(许博远)身边,背对观众,俯身吻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

【妈耶!!!!!!!!】

【卧槽!!!!兴欣玩这么大的吗!!!!!】

【就算是借位也很刺激啊啊啊啊啊啊啊】

许仙(许博远)醒来:啊?发生什么了?我怎么晕倒了?

白蛇(叶修):官人你累着了,我们回家吧!

许仙(许博远):好!

帷幕落下,全剧终。

【啊啊啊这就结束了吗???????】

【我有个朋友说他想再康一遍刚刚许仙怎么醒的!】

【前面的我就是你那个朋友!】

 

帷幕拉开,白蛇(叶修),许仙(许博远),青蛇(包荣兴),道具(方锐),船夫(伍晨),法海(魏琛),编剧(安文逸)走上舞台鞠躬谢幕,全场鼓掌。

主持人(乔一帆):谢谢大家的掌声,话剧《兴·叶娘子传奇·欣》已表演完毕,下面是观众提问环节,我们将抽取十名幸运观众提问,由几位演员为大家作答。

幸运观众1:我想请问一下方锐大大现在是什么心情?

方锐:幸好我不用开口说话,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笑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幸运观众2:听说这次的剧本是安文逸写的,可以问一下他是怎么想出这个剧本的吗?

安文逸:在这个节目开演前,编剧确实是我,但是,现在看来,只有旁白道具和许仙的部分台词是我写的,剩余部分是由Various Artists编写的,谢谢! 

包荣兴:VA什么S是谁啊?

叶修:就是你自己

包荣兴:哦哦,还给我取了个英文名啊,谢谢啦!

安文逸:爱的自杀,再问供养!

幸运观众3:请问一下叶神刚刚是真的亲下去了吗?

叶修:真的亲下去了啊,为什么不亲?

众人转头看向许博远,许博远捂脸。

许博远:爱的自杀,再问供养!

幸运观众4:许仙的扮演者是兴欣战队的成员吗?

叶修(抢答):是的,是我们兴欣的保姆!

许博远:滚!不是的,我是蓝溪阁的,欢迎大家加入蓝溪阁!

幸运观众5:对这次节目满意吗?

魏琛:我觉得我表演得还挺好的,就是台词少了点。

伍晨:可是当时明明是你自己非要减成这么点的啊?

魏琛:伍晨你闭嘴!

方锐:老魏就是闷骚,演之前扭扭捏捏,结果现在嫌镜头少,真是口是心非的家伙!

幸运观众6:叶修怎么同意出演白娘子的啊?

叶修:为民服务,为联盟做贡献,当然义不容辞,对吧!

众人:呕!

幸运观众7:叶神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叶修:拒绝!

观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幸运观众8:魏老大看见蓝雨的后辈会不会心疼他被叶修欺负?

叶修(抢答):老魏已经是我们兴欣的人了,小蓝也会是的!

许博远:我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

魏琛:有志气!我挺你!

方锐:就你最没资格说!

幸运观众9:叶神您好,我喜欢您很久了,但是今天我想对您说,祝99!!!!!!

叶修:谢谢,借你吉言!

包荣兴:祝99什么意思?

方锐: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幸运观众10:啊啊啊啊啊我居然是最后一个!!!那那那啥,你们来预测一下下一场霸图会表演什么节目吧!

叶修:金瓶梅!

魏琛:金瓶梅!

方锐:金瓶梅!

伍晨:金瓶梅!

包荣兴:金瓶梅!

安文逸:呃。。。金瓶梅?

所有人看向了许博远。

许博远:呃。。。。那就,金瓶梅吧?

叶修:希望霸图的各位可以听见观众的呼声,顺应民意,谢谢!

主持人(乔一帆):咳咳咳咳,那么,本次荣耀联盟“走进话剧,与话剧同成长”的文艺汇报演出兴欣专场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观看,再见!

 

H市萧山机场。

“小蓝,不多呆两天吗?”

“已经呆了挺久了。”

“可我想你一直待下去。”

“咳咳,大神不要开玩笑啦。”

“我认真的,许大官人,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答复?”

“什么答复?”

“回答我的问题。”

许博远笑着走进安检区,隔着安检带,突然伸手拉过叶修的衣领。

“为夫答应了,我的叶娘子!”



——————————

兴欣篇结束


评论 ( 14 )
热度 ( 66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琉颜绯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