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四季 · 春

* OOC & 私设 预警,原著向,未考据。

* 字数7K预警

* 前文【林方】四季 · 夏

         【林方】四季 · 秋

         【林方】四季 · 冬



休息室到记者会现场有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里没有人,只有刺眼的日光灯打下来,照亮这条路。

方锐站在甬道里,看着林敬言慢慢地走过来。

林敬言走路速度不算快,一步一步,每一步都很稳,戴上眼镜的他斯文气更重了些。以往的这条甬道,他都是紧紧跟在林敬言边上,有时赢了比赛,开心地得意着自己刚刚跟记者的斗智斗勇;有时输了比赛,撇撇嘴,安静地听林敬言说话。

此刻,却是无声无息,方锐站在门口,林敬言走过来,摸了摸他的脑袋,一如既往。两边休息室的电视声都不约而同地轻了许多,方锐有些好笑,实际上,他并没有太多要在这跟林敬言说的话,今天兴欣赢了,但是他的表现并不算太好,再加上林敬言要退役的事,如果可以,他甚至不想参加记者会。

想了想,方锐伸手抱住了林敬言,把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悄悄地,放松一下,这段时间,他真的绷得有点累。

算下时间,他已经快两年没这么松懈地靠在林敬言身上了,时间跑得太快,一不留神,林敬言快30了。

 

脚步声从远处传来,霸图的记者会已经结束了。抱着的两人不得不分开站着,方锐低着脑袋,情绪不佳。

“别担心,我没走远,还会在下面看着你,加油。”

林敬言轻轻地说着,韩文清等人走过来,点头示意,直接回休息室。

说完,林敬言替他敲了敲门,方锐无奈,只能看着叶修等人出来,双方打过招呼后。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背,便向甬道的另一头走去,那一头,通往体育场馆外,通往荣耀职业联赛的赛场外。

方锐走在后面,看着向记者会现场走去的叶修等人,又转身看了看林敬言的背影,甬道里只剩下脚步声。他仿佛又一次置身在那条台阶之上,自己还在向上走,而林敬言,已经向下离去。也许他会去到另一座山的台阶上,也许会去到另一片海边,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霸图还是给林敬言办了一个简单的欢送会,荣耀职业联赛举办了十年,每年退役的人其实并不少,只是,能让战队办欢送会的,能开记者会宣布的,能够被人记住的,很少。

很多选手除了比赛时会被主持人念到名字外,就再没机会被人提起,他们来到,又离开,无声无息。

退役后的林敬言也是这样的无声无息,消失在大众眼前,大家只有在看到唐三打或方锐时,才会偶尔提起一句它曾经的操作者和他从前的搭档。

而若时间流逝得更为久远,可能,提起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少,直至完全被人遗忘。

方锐并没有太过伤感,被人遗忘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总有一天,他们也会像从前的那些神级选手一样,离开这个舞台,被人淡忘,只要他还记得林敬言,就足够了。

 

“你后面什么打算?”林爸爸坐在沙发上,缓缓地开口。

“我在S市买了套房子,打算装修一下,今年下半年就能住进去了。”林敬言坐在对面,说出自己的打算。

“留在S市了?”

“嗯,差不多。”

“做什么呢?”

“盘了一个小店面,准备开家饮品店。”

“你一个人?”林妈妈不放心,毕竟他儿子也没做过生意。

“店面不大,我一个人能忙得过来,也不指望赚大钱,够用就行了。”

“那行吧。”

家庭谈话莫名沉默下来,林敬言心中一紧,仿佛知道他们要说什么了。

“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定下来了吧。”林爸爸委婉地开口。

“还不急。”林敬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虽然父母仿佛已经知道了他跟方锐的事,但实际,他们俩也没明确确立关系,只是,互相都知道对方的意思罢了,更何况,这条路,比荣耀职业联赛,更难走。

林妈妈叹了口气,“你都快30了,哪还不小呢。虽然,我和你爸也不想你走那条路,但不管是男是女,你也总该有个人一起,对吧。”

“我知道了。”

林敬言沉闷地回答,未来的路,谁知道呢。

 

兴欣夺冠之后,方锐第一时间给林敬言打了个电话,大家坐在休息室里,听着外面甬道里方锐兴奋的声音。

“老林老林,你看到了没有!!!”

“嗯,看到了,表现得很好,恭喜。”

“我们居然真的拿到冠军了!”

“是啊,真是没想到”

“嗯,那个…………我想说,嗯……”

方锐原地抓耳挠腮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叶修叼着没点燃烟走出来,“报喜还没报完呐,要开记者会了,搞快点啊。”

说完,他就大步向前走了,后面几个小家伙跟着一起走出来,捂着嘴偷笑,方锐又气又急。

电话那头林敬言自然也听到了。

“你先去记者会吧,我待会给你发个东西,你抽时间看一下。”

“好!”

挂完电话,方锐赶紧小跑追上前面的队友,给了笑得最狠的魏琛一记肘击,真是一群损友。

 

和前不久的林敬言一样,叶修也宣布了退役,他比林敬言小一岁,反倒先一步进入联盟,此刻,又反过来先后退役。相比起林敬言的退役,伤感的气息少了很多,大概是因为叶修已经是四冠在手,毫无遗憾了吧。

果然,胜利者和失败者,永远是不一样的。

看着自己手上的冠军戒指,方锐想起了林敬言,他,此刻也会有些唏嘘吧。

大概是因为预演过一次,大家对于叶修退役这件事都没有太过伤心,上了车,方锐更是急不可耐地掏出了手机。

 

不一会儿,兴欣的大巴上就传来一个诡异的笑声。

“嘻嘻嘻,哈哈哈哈,嘿嘿,hiahiahiahia~”

魏琛实在听不下耳,直接坐到了方锐边上,“你抽啥风啊,拿冠军也不用这么激动吧,丢不丢人!“

“(ˉ▽ ̄~) 切~~你不懂!“方锐翻了个白眼,谁会为了拿冠笑成白痴啊。

苏沐橙对方锐了解多一点,笑着开口,“看着像是谈恋爱了。“

“不可能吧,你俩这么久了才表白???“

魏琛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犯罪组合的关系亲密在联盟里众所周知,更何况他们这些亲近的,一眼就看出来两人什么情况,兴欣的众人更是早就默认两人是一对了。

“什么才表白!“难得的,方锐有些脸红,实话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他们根本没正式表过白,再瞥一眼手机上的消息,他的脸更红了。

 

“我在S市买了房子,这是平面图,你想怎么装修?“

抢过方锐的手机,魏琛终于看到了让方锐作怪的消息,忍不住啧啧称奇,“你俩可真是好玩,大家都以为你俩在一起了,结果你俩还没表白。你说这没表白呢,林敬言就买好房等你装修了,也不怕万一你不答应,这房子就成了孤寡老人独居了。“

“你才孤寡老人呢,我们老林年轻着呢!“方锐抢过手机呛声,他家林大大一点都不老好不好。

“呵呵,你自己都叫老林了,还不老?“

“那是我对我们林大大的爱称,你懂个屁!“

托魏琛的福,方锐一下子走出了害羞区,彻底放飞自我了。

 

夺冠之后就迎来了夏休期,方锐马不停蹄地立刻赶去了S市和林敬言商议装修的事,也终于勇敢地在朋友圈里秀起了恩爱。

【黄金右手:林大大和我的家![装修现场.jpg]】

千算万算,他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秀恩爱的状态,忘了屏蔽自家老哥了。

方圆刚把三岁的女儿哄睡着,无聊地刷着手机,就看见他家亲爱的弟弟给他扔了个炸弹。

手机差点砸到自家女儿脸上,他一边小声咒骂着一边拿着手机冲出房间打电话去了。

“喂,哥。”

“你还好意思喊我哥!!!”

“怎么了?”

“你刚刚发的朋友圈怎么回事?”

听到大哥的质问,方锐瞬间窒息,“MD,忘了屏蔽了!”

“靠,你小子还想着屏蔽?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啊。”

作为家里的老来子,他在家里一直都很受宠,以至于他根本没把这件事看得太严重。

“我看到的是哪样?你和那个林敬言还准备结婚不成?”

方圆的语气很冷漠,还带着嘲讽,方锐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转头看了看还在跟装修队说话的林敬言,走到了更远的地方。

“哥”话还没开头,就被打断了。

“你给我马上回来,别给我玩花样,今天晚上我看不到你我就直接告诉爸妈。“

说完,方圆就挂掉了电话,气得直接一口气喝空了满杯的水。

 

“怎么了?“

林敬言看到方锐挂掉电话后脸色不太好,走了过来。

“没,我大哥让我立马回家一趟。“

“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什么。“

方锐眼神闪烁,不知道该怎么跟林敬言说。

“你大哥知道我们的事了?“

一语中的,方锐瞬间垮了下来,“没事,我回去跟他们解释一下就好了。“

这种情况他们也不是没预料过,虽然林敬言父母那里因为之前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但是方锐父母这里,却是毫无预兆,此刻突然让他们知道这事,反对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没事,你去了他们万一生气打你呢,我是老来子,我爸妈可宠我了,你别担心。而且我才拿了冠军呢,他们搞不好看在我拿冠军的份上就同意了呢!“

方锐打着哈哈说着,尽管很努力地说得很轻松,但两人还是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最后林敬言还是跟方锐一起去了G市,只是并没有跟着方锐一起去他大哥家。

抵达G市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方锐马不停蹄地赶在十二点前敲响了方圆家的门。

“舍得回来了?“方圆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方锐。

“哥。“方锐垂头丧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后面的事。

“说吧,你们俩怎么回事,当着我的面说清楚。“

方圆大方锐十岁,他几乎就是方圆养大的,从小到大,教育方锐的担子,也一直落在方圆身上。客厅里已经放好了一块垫子,方锐很有眼色地跪了上去,开始交代他跟林敬言的事。

“你想过后果吗?“

方圆并没有被他们的爱情故事感动,他虽然并不反对同性恋,但前提是不是他的家人,别人要做什么,他不干涉,但是自家人,绝对不可以。

“我们就是互相喜欢而已,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方锐觉得很委屈,他们俩又没杀人放火,只是游戏里犯罪而已,现实中鸡都没杀过,到底碍着谁了!

“只是互相喜欢?你们俩在一起以后怎么生孩子?“

“我的天,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非要传宗接代不成?再说了,你自己不也喜欢女儿,难道你非要嫂子生个儿子吗?“

“就算不传宗接代,你总要有个孩子吧?不然你以后老了怎么办?“

“有孩子我老了他就一定会养我吗?靠别人不如靠自己,我会努力挣很多钱让自己老了也过得舒服的!“

“这能一样吗?你生病了谁来照顾你,到时候你们两个老头子万一都倒下了,家里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你怎么办?!“

“那照你这么说,我有了孩子,老了生病他们就能立马照顾我?“

“不然呢?“

“那我问你,哥!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

“废话,欠揍吧你,我不是你亲哥我管你喜欢男的女的是人是鬼!“

“那行,既然你是我亲哥,我就问你了,就为了老了之后那不确定的会不会生病的事,你要你弟弟过上几十年痛苦的人生,你觉得你这是为我好吗?“

“你怎么知道你没他这几十年一定会过得痛苦呢?”

“那你怎么知道我不痛苦呢?!”

“好了,你们声音轻点,晨儿都被吵醒了。”方锐大嫂面露怒色地走了出来,手里还抱着微微抽泣的女儿。

方圆一看到女儿心就软了下来,自然而然地接过女儿哄着,一看就很熟练。

“都怪你小子,那么大声,把我女儿都给吓哭了!”

方锐撇撇嘴,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你先开始吼的好么。

“你也真是的,这都什么年代了,同性婚姻法都通过了,搞不好爸妈都不介意,你在这发什么神经。”方锐家大嫂一直都是个火爆脾气,跟方圆相识多年,把他吃得死死的,方圆一口气被憋回去,只能转头看向了方锐,方锐心里一咯噔,不好!

“开放归开放,这种事毕竟是大事,你不知道,这小子二话不说,都跟人家准备同居了,这要是不教训一顿,明天就要上房揭瓦了!”

“你自己慢慢教育,我回房间了,动静轻点,别吵着我闺女。“说完,他家大嫂把女儿包回房间,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方锐咽了咽口水,听他大哥大嫂这意思看来同意是同意了,但是苦是少不了的了。

“你呢,也是爸妈从小把你惯的,今天晚上,你就在这跪着,好好反省一下到底错哪了,明天我再收拾你。”

 

G市的初夏夜晚不算太热,方圆走之前把客厅的空调和灯都关了,开着窗通风,好在,他家楼层够高,不用担心有蚊子。方锐认命地跪着,从小到大,他哥惩罚他就这一招,一招毙命。他也不是不知道这么大的事应该提前告诉家里,至少先给他哥一个心里准备,只是,他们俩关系确立得很突然,直接就开始装修房子这一步了,他总不能提前跟家里说你们准备一下,我可能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成的同性对象,真这么说了会被打得更惨吧。

窗外有风吹来,G市靠海,风里也带着咸咸的海水味,方锐掏出手机,悲剧地发现没电了,又没胆子这时候找他哥借充电器,只能无聊地看着窗外的圆月。

也不知道爸妈那关怎么过,人生啊,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的问题要解决,还以为,拿了冠军就没烦恼了呢。

手机关机,林敬言在听到三次关机的声音后,也只能睡觉休息了,明天,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

 

方锐是跪着睡着的,这个技能,他从小练到大,熟练度已经百分之百了。

早晨,方圆家闺女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对着方锐就是一通乱啃,方锐被糊了一脸口水之后,终于醒了过来。一张嘴就是一个大哈欠,吓得小闺女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说说你,大清朝就折腾我闺女,快滚去洗漱去,把我闺女都吓哭了!”方圆听到闺女哭,立刻奔了过来,抱起坐在地上的闺女,骂了一通方锐,然后变脸哄人,“哎呀宝贝儿乖,不哭不哭,叔叔坏,爸爸帮你教训他啊!”

方锐气得又是一通白眼,伸了伸又麻又僵的腿,步履蹒跚地去洗漱。

“清醒了?”

刚出洗手间,方圆就已经站在那等着了,手里的女儿早就下地又撒欢跑了。

“打个电话,叫他过来一起吃早饭吧。”

说完,方圆就打算走。

“等一下啊哥,借我个充电器,手机没电了。”

方圆翻了个白眼,接着往门外走,“叫你大嫂拿给你,囡囡,爸爸抱你出去买早饭好不好啊~“

“好,爸爸!”

小女孩屁颠屁颠扑向了方圆,乐呵呵地跟着出门了,方锐拿着充电器坐在沙发上一边充电,一边给林敬言打电话。

 

“锐锐,醒醒,吃饭了。”

听到林敬言的声音,方锐睁开了眼睛,才发现林敬言已经到了,大哥家的小闺女又在折腾林敬言,抱着林敬言的腿不撒手,真是个见色起意的小鬼头!

“醒了就赶紧洗个脸过来吃饭,都等你呢!”

也不知道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总之,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除了方锐。

“好了,你们今天先回去休息一天吧,明天我开车带你们去爸妈那里。”

这也算得了大哥的认可,两人稍稍松了口气地离开了方圆家。

 

一关上门,方锐腿就软了下来,整个人靠在了林敬言身上。

“怎么回事?”林敬言一脸担忧。

“没,就是年纪大了,没以前耐跪了。”

“你,跪了一个晚上?”

方锐没回答,就笑了笑,眼睛下面都是淤青,林敬言心里一阵酸涩,没想到自己没挨打,反倒是让方锐吃了苦。

半搂半抱着,两人终于回了酒店,林敬言褪下方锐的裤子,膝盖上的淤青青得发紫,没忍住,眼泪滴在了上面。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对不起方锐,好端端的,把那么好的孩子弄成这样。

“对不起,都怪我。”林敬言哽咽着说道。

“怎么会怪林大大,是我自己忘了跟家里说,活该挨训。”

“不,不是的。”林敬言努力平复心情,“如果,如果不是我拉你去呼啸,也许,你就会找一个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不用遭这趟罪了。”

方锐笑着抱住了半跪着林敬言,“你说什么傻话呢,当时可是我先死皮赖脸要跟你住一间房的,再说,我哪还能遇到比林大大更好的人了呀!”

擦掉了眼泪,林敬言重新戴上眼镜,耳朵有些微红地推开方锐,“我去拿热毛巾给你敷一下。”

敷上了热毛巾,方锐这才觉得浑身舒畅,躺在酒店舒适的床上,忍不住睡了过。

 

待方锐睡着后,林敬言给他盖好被子,下楼买了点生姜和姜茶,拜托老板把生姜切了片,回酒店后烧了开水泡上,然后用生姜水不停地给方锐擦拭双腿。忙活了一上午,他的腿才终于渐渐有了暖度,林敬言也稍稍松了口气。

醒来后,两人直接在酒店点了外卖,方锐泡了个热水澡又喝了姜茶,整个人才稍微缓过劲来。并肩靠在床上,两个人都有些筋疲力尽。

“你说,明天我爸妈生气怎么办?”一想到万一再跪一晚上,方锐就觉得膝盖疼。

“没事,明天我陪你一起,万一叔叔阿姨生气的话,我就替你受罚!”如果可以,林敬言真的很想替方锐把昨夜给跪掉。

 

林敬言怕方锐落下病根,坚持给他擦了一天的腿,擦得他一身生姜味,早上出门前非得涂了三遍沐浴露才肯出门。

“哟,这么快就缓过劲了,你不知道你今天要是惨一点,爸妈搞不好还会给你同情分么?”方圆毫不客气地坐在车上嘲讽,让方锐有种看见叶修的错觉,真的,这种人,实在是太讨厌了,他恨恨地开门上车,不理会自家老哥的垃圾话。

由于他嫂子在家照顾孩子,车上只有他们三个,沉默了半晌,方圆又接着开口了。

“你们俩不用这么紧张,我已经跟爸妈说过了,锐锐是我爸妈的心头肉,他们舍不得让他跪的。”

前半句还是安慰他们,后半句却是说给林敬言听的,方锐耳朵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林敬言,“我在家平时都很乖的,所以我爸妈没怎么罚过我。”

“呵!”听到方锐的厥词,方圆毫不客气地冷哼一声,方锐撇下嘴瞪了过去,一天天的,就知道在他对象面前拆他台,真是太可恨了!

 

实际上方锐父母那关真的很好过,方锐是老来子,上头还有个大他那么多的哥哥,他爸妈早就腻歪了儿子,心里一直企图把方锐当成女儿,现在找了个男朋友,他们俩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欢天喜地的,暗自感慨这儿子真是错了性别的女儿,如果方锐知道了,估计又会气到吐血。

有惊无险的见家长环节终于过去,两人还没从饭桌上下来,就接到了陈果打来的电话。

“世邀赛?!”

在见父母的时候听到儿子要去为国争光的事情,方锐父母更是笑开了花,只叹林敬言是个有福气的,说得林敬言微微汗颜,怎么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两人在机场分道扬镳,好在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一个飞往S市继续装修大计,一个飞往B市准备出征,刚恋爱一个星期的情侣,又一次面临分别。

等到世邀赛结束,又要紧锣密鼓地开始准备十一赛季的常规赛,世界冠军方锐恨恨地砸着兴欣的键盘,“你怎么也跟着回来了!”

“你不知道吗?哥现在是兴欣的指导了,懂了吧!”叶修叼着烟,大摇大摆地坐在了从前的位置上,仿佛从没离开过。

“靠!”

有了叶修坐镇监督,方锐根本没机会溜去S市,连林敬言店铺开张也没赶上,新房入住也没赶上,真的是,令人火大!

“你至于么,这么点大的事还上火,给,老板娘给你泡的。”叶修端了杯菊花茶给方锐,忍不住开口嘲讽,“赶明儿就去S市跟轮回打比赛了,打完比赛你就可以滚了。老板娘,方锐的酒店费可以省了!”

 

这是第一次,林敬言和方锐谁也没在家过年,两人窝在S市的小屋里,开了暖气,并肩靠在床上,一起看着电影,直到半夜时分远处才微微传来了点鞭炮声。

“都十二点了,怎么都没什么动静啊?”方锐实在是纳闷。

“我刚刚看了下网上说,S市禁放烟花炮竹,只有指定点才能放,所以我们这听不到什么声。”

听到林敬言的解释,方锐无语地咋舌,突然,他两眼放光!

“林大大,我们明天回我家吧!“

“好!“

第二天晚上,两人在G市的海边撒欢,城市里充满了烟花爆竹燃过的气味。

“这才有年味嘛~”

方锐笑眯眯地燃着手里的火花棒,烟火照在两个人脸上,幸福而满足。

海边还有奔跑挥舞着火花棒的小孩子,嬉笑声响彻整片海岸线。

 

“春天要来了!”

“是啊。”



——————————————

四季系列END

评论 ( 8 )
热度 ( 26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琉颜绯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