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四季 · 冬

* OOC & 私设 预警,原著向,未考据。

* 字数8K预警

* 前文【林方】四季 · 夏

         【林方】四季 · 秋

          

自打方锐出道以来,经历过三次全明星,每一次,他都把这当成是和不同战队的好友一起聚会的机会,当做是跟林敬言光明正大出差的旅游。

只是,这一次,他再没什么心情,去打闹嬉戏了。

第八赛季开始,呼啸的表现并不是很好,他能感受到林敬言状态的下滑,以及,新人的毫不客气。

当年他来的时候,唐三打如日中天,队友们都很听林敬言的话,大家配合的也还算不错,每个人都在为季后赛努力。犯罪组合的横空出世,让呼啸终于也坐稳了季后赛的位置,成为了几大实力较强的战队之一。

随着时间流逝,老的队员逐渐离去,方锐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赛场,又看着一个个如自己一般的新人,跟着站上来,人数,始终都不会减少。好在,他的前面,一直都有林敬言站着,让他依靠。

 

屏幕上只剩“荣耀”两个字,比赛结束,唐三打落败。

唐三打并不是没有输过,如果是平时,方锐会说“队长,待会看我的。”;如果是前段时间,他会开玩笑说“林大大你不行了啊!”,然后林敬言就会捏着他的脸回开玩笑“男人不能说不行!”。

可是这时候,他什么都说不出口,边上坐着的是全明星选手,大家此刻都陷入了沉默。

林敬言的唐三打,被唐昊的德里罗打败了,唐昊用他的实力,证明了谁才是当前的第一流氓。

年纪,是每一个职业选手最大的阻碍。

大家不自觉地看向了韩文清,又忍不住想起了退役的叶秋,他们会不会也同样迎来这么一天呢?

且不论今后如何,此刻,摄像机的镜头,却是第一时间近景切到了舞台上的两个人。唐昊年轻张扬,目光极具侵略性地看向林敬言,说着以下克上的话语。林敬言却一如从前般,温和地微笑着,只是笑容里,多了一丝苦涩。掌声和尖叫,更多的,是给了这个新生代的年轻人。

方锐心里有些堵,虽然平时比赛时大家总会互相攻击垃圾话,但他此刻却非常不喜欢“以下克上”这四个字,就跟动漫里的某些年轻人似的,只是,动漫里的学长,却不会像林敬言这样落败于后辈之手,还是这样的场合。

镜头没再跟随着林敬言,大家已经将注意力投入到新的比赛中去了,也许,大家今后对他的唯一关心,只剩唐三打何时落入唐昊之手了。

看到林敬言回来,方锐努力扯了扯嘴角,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垂头丧气的,不过是输一场比赛而已,下一场就靠方锐大大了啊。”

“嗯。”方锐垂着脑袋,声音闷闷的。

 

这个冬天,并没有想象中的好过。

全明星之后,林敬言在呼啸的地位一下子尴尬起来,队友们越来越不在乎他的发言。过年放假前最后一次团队训练,林敬言像往常一样在频道里指挥,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

“都已经年纪那么大了还不退,占着茅坑不拉屎。”

“要我那么丢人输了肯定当场就自己走了,咱可丢不起这个人。”

“要是呼啸有唐昊那样的流氓,也不至于连个冠军都拿不到。”

“得了吧,还冠军呢,你看看他跟他那个搭档,快猥琐死了。”

……

站在茶水间外的林敬言听着里面的聊天,没再往里踏一步。明明是同队的队友,却在背地里说着针刺般伤人的话,也不掩饰,丝毫不担心会被人听到。也是,就算被人听到,又有谁会在意呢,除了方锐,这个队伍里,再不会有第二个愿意为林敬言说话的人了。呼啸的老板已经换人了,新老板来的时候,正是林敬言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如果不是犯罪组合还有点价值,他可能早就考虑给队伍换点新鲜血液了。

 

放假后第一天,方锐照例跟着林敬言回了家,林爸爸林妈妈也早就已经习惯了,只是这次,两个人的心情都不太好,两位老人本打算说的话,也都咽了下去。

其实,本来这个寒假,林妈妈是想找林敬言好好谈一下的,有一件事,他们一直都不知道,方锐买的平板用了林敬言的A家账号之后,换手机时也习惯性用了他的账号,方锐的照片,林妈妈在平板上,全都看到了。

起初,林妈妈只是某天发现相册里多了很多照片,看着像是呼啸战队,N市风景照,还有林敬言的照片。问了单位的年轻人,才知道是云上传了,老人家以为是儿子的手机,就没删,毕竟还有儿子的照片,看看儿子过得怎么样也挺好的。

时间一久,两位老人都忘了跟林敬言提这茬。直到平板里,出现越来越多林敬言的单人照,大多都像是偷偷拍的,镜头里的林敬言,几乎都是专注地对着屏幕,或是对着天空发呆。托这些照片的福,林爸爸本来对林敬言打游戏这事并不十分赞同,认为就是玩物丧志,可是,看到自家儿子每天那么认真的样子,不免心下触动。上网了解了一下荣耀,才知道自家儿子有多优秀,虽然从来没拿过冠军,但已然是他们心中的无冕之王。

后来,林敬言和方锐的合照多了起来,两个小伙子笑得阳光灿烂,两位老人只当是他们俩关系好,直到有人提了句,自家儿子有这么喜欢自拍吗,而且有的还是偷偷拍自己?

心里惦记着事,他们俩人再回来时,林妈妈便仔细观察了下,才发现,自家儿子用的根本不是A家手机,方锐才是,不免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个二十几岁的男生,如果喜欢自拍,充其量是自恋臭美,如果喜欢拍另一个男生,什么心思,就不难猜了。林家父母一夜之间白了头,这事只是他们的猜测,又不能直接找儿子对峙,但是,照片里的两个人,笑得多开心。

唉。

除了一声长叹,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敬言回来,跟他谈谈吧。”

几年前,林爸爸还操着棍子把儿子打得浑身青紫,可是,这几年,看着儿子渐渐懂事,又这么孝顺,年纪也不小了,想下手,又不忍心。罢了,反正就这两年林敬言也就要退役了,等他退役两人分开了,兴许,就能断了吧。

若方锐是个女孩子,林妈妈对这件事一定欢喜地不得了,可是,偏偏是同性,更让她担忧的是,恐怕这两人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感情,这要是因为他们反而捅破了这件事,可能,结果更糟糕。

第八赛季荣耀全明星周末的时候,林家父母破天荒开了电视,想看看电视里的儿子,却没成想,看到了失败的他。

 

林敬言和方锐如同往年一般吃饭聊天回房睡觉,几年下来,他的房间里早已有了方锐的一席之地,只是今夜,他们破天荒地背对背入睡,就像方锐第一次来时似的。

夜凉如水,明明房间里开了油汀,但方锐还是觉得好冷,也好累。战队里发生的一切他不是感受不到,可他却什么都做不到。如果,他像周泽楷那样闪耀,是不是,就可以为林敬言撑腰了?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也被这低温给冻住了,方锐连大声地呼吸都不敢,只能强行忍住心里的酸涩和难过。黑夜里,林敬言感受到身边人的痛苦,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过身来,轻轻抚摸着方锐的背。

“该难过的是我,不是吗?”

方锐最终还是没忍住,转过来抱住林敬言,把头埋在林敬言胸口开始小声哭泣起来。

时间静静流淌,梦里方锐睡得很不踏实,他梦见那条长长的阶梯看不到尽头,台阶上,本来跟他同行的林敬言,不见了,他一人,不知该向上还是向下。

醒来后,他还是紧紧抱着林敬言不肯撒手,生怕他如梦里一般消失不见。

“放心吧,我还会继续走下去的。”

林敬言的声音很轻柔,一下一下的,抚平了方锐不安的心。

 

两人的状态林爸林妈都看在了眼里,想开口阻挠,又不忍心在这个节骨眼上说,最后只能化为一声声叹息。

这次方锐没跟林敬言往外跑,两个人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给林爸林妈打下手打扫卫生做饭,生活普通而简单。

方锐离开后,林爸爸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继续打荣耀,打到打不动了吧。”

这几年他攒了一些钱,一时半会,还不用太为生活发愁。

“等到你打不动了,你还能做什么呢?”

林爸爸看得更远,像他现在只打游戏,什么都不会,将来,如何度过余生呢?

“可能,我会开个酒吧或者咖啡店吧,总归,有办法把日子过下的。”

林敬言看得很开,船到桥头自然直,自己能走到哪一步,都还不知道呢。

“敬言,你也不小了。”

一旁的林妈妈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打算以后都和方锐在一起了吗?”

听到这话,林敬言猛地抬头,“你们、怎、怎么知道的?”

果然是真的,林妈妈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哽咽着再说不出别的话。林爸爸转过头,叹了口气,“你也不小了,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你也不想那孩子以后被人戳脊梁骨吧。”

 

这个年,林敬言和方锐过得都不太好。

他们俩一直都没捅破那层窗户纸,一直都没有勇气捅破,却没成想,林爸林妈先一步发现了。未来该怎么办,林敬言根本没有办法去思考。

时间一点都不顾虑他们的心思,第八赛季继续不急不缓地进行着。打完最后一场比赛,呼啸确定自己是被踢出了季后赛,记者会上,一个个尖锐的问题抛出来。

“林队长认为自己还能继续打下去吗?”

“呼啸近两年的分数差强人意有没有想过是因为某些选手跟不上节奏了呢?”

“现在的比分这么糟糕,呼啸还要坚持走犯罪组合路线吗?”

“对于下一赛季,呼啸有没有新的安排呢?”

如果不是林敬言还站在台上,大家可能更想问的是“呼啸准备什么时候将唐三打卖给唐昊呢?”。

 

夏休期期间,不仅仅是队友们无视林敬言,连经理,都开始无视他了。呼啸用沉默,驱逐这位曾经为呼啸立下汗马功劳的队长。

方锐这赛季的表现也不好,林敬言从来不跟他诉说心事和烦恼,喜欢把所有的事情一个人揽过去,他只能每天在宿舍,看着他睡去的脸庞发呆。

这一次,林敬言一个人回家了,方锐受不了战队的氛围,也为林敬言的不言语而生气,放假第一天就回了G市。

林妈妈看到独自归来的林敬言,心里竟然莫名有些别扭,似乎,他们两个人一起回来,才是正常。这次,林敬言主动找了父母谈话,关于他的未来。

“你是说,你不能呆在呼啸了?”林妈妈难以置信,她儿子从第二赛季开始到现在,在呼啸呆了6年,如果是普通公司上班,都已经是个老员工了。更何况,他还是这样劳苦功高的老员工,然而,说被踢,就被踢。

“嗯,我可能会去到别的战队,暂时还没定。”还不知道自己能去哪个战队。

“这什么破战队,就这么对你,你这些年,没日没夜给他们打比赛,带队员训练,要不是你,呼啸能有这么大名气?现在好了,你年纪上去了,就让你走,什么破公司!”

林妈妈气得不行,要不是林爸爸拉着,可能还要继续再骂上十来分钟。

“好了,你也别气了,人老板没赶敬言走,也算是厚道了,毕竟商人嘛,肯定利益为先。”林爸爸比林妈妈冷静一些,这是林敬言自己选的路,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走,也只能他自己决定了。他曾经试图插手过,但是失败了,不如就放手让他自己选择吧。“你就没打算现在直接退役开个店什么的吗?”

“我现在还不想走,还想再继续打两年。”

沉默了良久,林爸爸缓缓开口。

“是为了方锐吗?”

林敬言没再说话。

 

挂掉了一个接一个的小战队电话,林敬言开始认真思考留在职业联盟陪伴方锐的可行性,直到韩文清打来了电话。

在韩文清打电话来之前,他想到过的最好的情况,是去小战队做指导,从头到尾,他都没考虑过霸图。霸图,那是年年进军季后赛,随时冲冠的真正豪门战队,韩文清更是一冠在手了。怎么着,霸图都不可能会看上他这样一个徘徊在退役边缘的下滑选手。

更不可思议的是,霸图竟然特地为他打造了一张账号卡:冷暗雷。

林敬言念叨着这三个字,忽然想起了方锐。

“前辈你用我这张账号卡吧,我练的小号流氓——冷暗雷。”

他不知道这是个巧合,还是什么,但此刻,他有些想念方锐了。

 

在和林敬言通过电话后,方锐收拾好行李来了林敬言家,看见他来,林爸林妈突然松了口气,也罢,如果是他们俩的话,在一起就在一起吧。

这个夏季,林敬言要面对什么方锐不是猜不到,可是,得知他要转会去霸图,他心里还是难受得不行。

当初,是林敬言邀请他来到N市。此刻,他却要离开前往Q市了。

即使知道这一切并非林敬言所愿,他还是很生气,不知道究竟是在气谁,胡乱地冲林敬言发火,大喊大叫,最后筋疲力尽地瘫坐在床上。看着林敬言温柔地拍他的背,抚摸他的脸颊,亲吻他的泪水。

“可不可以不要走。”方锐呜咽着开口,他最后还是开口求了他,带着满脸林敬言亲不完的泪水。

“我还在,没有走,只是,换一个地方陪着你,不要害怕。”

“林敬言你糊弄鬼呢,去别的战队你跟我就变成对手了,还陪着我,你只会打我了!”

“乖~比赛而已,又不会真的打你。”

“靠,你还想真的打我?”

话题转的太快,方锐气呼呼地推了一下林敬言,这个臭流氓,就知道占自己便宜!

看方锐情绪好转,林敬言稍稍松了口气,刚刚方锐撒泼发火的样子他还真有些害怕。

“等我去了霸图,你也在呼啸也要好好练习知道吗?”

“嗯。”

“他们不喜欢你的打法,你也不用太在意他的话,别跟他们置气。”

“哼,我才不跟他们置气呢,他们不喜欢就不喜欢呗,我还不喜欢他们呢。”

“你呀,别跟他们起争执就行。”

 

林敬言罗里吧嗦交代了一大堆注意事项, 呼啸还算给面子地举办了个欢送会,方锐撅着嘴巴谁都没搭理,也没人敢去惹他,都毕恭毕敬地欢送林敬言,有些人脸上的笑意,确实是发自内心的笑。可不嘛,林敬言走了,空了个队长的位置,怎么着都不可能是方锐,他们不都有了机会。

谁知道,林敬言前脚走了,唐昊后脚就来了。

唐昊看上去拽拽酷酷的,实际也确实拽拽酷酷的,不过,不是没脑子的人,该有的礼貌都做到了,方锐本也就没那么讨厌他,别扭了几天,就接受了现实。

赵禹哲见方锐没跟唐昊打起来,又是一阵泄气,这下连副队长也捞不到了。

唐三打换了主人,犯罪组合也宣告解散,方锐只能开始了自己单打独斗猥琐前行的道路。林敬言加入霸图之后张佳乐也加入了霸图,霸图F4正式成立。

方锐看着报道里的林敬言,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唐昊来之后,经理怕自己记挂着林敬言跟他起冲突,特地给了个单间给唐昊,自己托唐昊的福,也住上了单间。对面的床铺方锐一直没让收掉,有时候,他会睡在林敬言的床上,就好像,林敬言还没离开似的。

他已经有了新的队友,可是,他却没有队友了。

 

圣诞活动,成了一个爆发点,他的猥琐画风,和呼啸极度格格不入,第九赛季呼啸的表现不上不下,唐昊带着新人们在前面一往无前地冲,他却一个人躲在角落猥琐,不仅仅是队里开始不满,连粉丝都开始不满了。这一次,显得多余的人,成了他。

又一年夏季转会窗来临,方锐也知道这次,该离开的人是他了。

说实在的,叶修的话,让他有些心动。

打荣耀的,谁不想夺冠呢,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叶秋莫名其妙成了叶修,一叶之秋成了君莫笑,嘉世又是为什么让叶秋退役,但他知道,这个人拿了三个冠军。三个冠军,个人实力在职业选手里也是毋庸置疑的,这次活动更能看出来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实力强悍,这样的人,居然邀请他加入战队。

虽然有些心动,但如今的叶修算是白手起家,未来怎么样都说不定,更何况,还是让他重新去练气功师。

他毫无头绪地在N市街头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林敬言家的小区门口。他不是第一次来,却是第一次一个人来,林敬言还在Q市,霸图还没开始放假,他跟林敬言,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小锐?”

林妈妈看见小区门口有个熟悉的人影,走过去一看,居然真的是方锐。

“阿姨好。”

方锐也没想到居然会碰到林妈妈,一时有些尴尬。

“上楼坐会吧,外面挺热的。”

嘴巴想拒绝,但身体还是诚实的跟着林妈妈走进了家门。

“小锐来了啊,敬言怎么没一起回来?”

话说出口,林爸爸才反应过来不对劲,林敬言已经在Q市了,昨天才打电话说要晚几天回来。

“嗯,我就正好走走,楼下碰到阿姨,就跟着上来了,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正好你阿姨买多了菜,留下吃个午饭吧。”

怕方锐不自在,林爸爸借口回房间休息,林妈妈在厨房忙活,方锐试图打下手反被赶回了房间休息。

 

林敬言的卧室还是老样子,他已经一年没有来过这里了。房间还是很干净,书桌很大,一个功能简单的台式电脑,书桌上零散放了些纸笔,仅有的几个犯罪组合手办,还都是战队赠送的。书架上的书很多也很杂,最显眼的,自然是一堆叠在一起的电竞周刊。

方锐打开抽屉,抽出了一张纸,忽然想给林敬言写一封信。

写好之后,他认真地装进信封,找到了当初在香港买的那本电竞周刊,翻到了内页林敬言专访那一页,夹在了里面。

林大大,你可一定要看见啊!

 

午饭时,林爸爸询问了方锐几句近况,方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噼里啪啦倒豆子似的把自己的想法都给倒了出来。

“你也要离开呼啸啊?”

林妈妈有些惊讶,她看过新闻,方锐也是全明星选手,一般这种选手在战队应该是很吃香的,怎么看方锐的样子也像是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嗯,我不太适合呼啸现在要走的路线。”想了想,他把后半句也说了出来,“实际上,除了队长之外,就没人愿意接受我的打法。”

队长,他到现在,还会将他称为队长。

林妈妈叹了口气,这两个人,也是不容易。

“你也别担心,敬言现在也挺好的,你也会好的,年轻人,要向前看。”

吃完饭,方锐去了趟阅江楼,坐在观景台上,给林敬言打了通电话。

 

“林大大。”

“锐锐。”

“我现在在阅江楼。”

“现在外面暑气大,注意别热着了。”

“噗,林大大,你这也太老妈子了!”

“嗯。”

方锐深呼吸了两下,把差点掉下来的眼泪憋了回去。

“林大大啊,我也要离开N市了。”

“去哪?”

“H市。”

“你要去兴欣?”林敬言停了下,“接手海无量?”

兴欣收购海无量是个大新闻,拥有神级账号,却没操作者,没想到,居然盯上了方锐。

“嗯,又要去练气功师了。”

“你本来练的就是气功师,要不是我耽误你,你也不会成了盗贼。”

“能成为林大大的盗贼,我还是挺骄傲的。”

“嗯,林大大的心也被某个小盗贼给偷走了。”

“明明是老流氓先勾引小朋友的!”

“好好好,是我的错。”

“你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我配了副眼镜,张佳乐说戴上之后看上去成熟稳重很多。”

“张佳乐的鬼话你也信?”

“下次见面给你看看。”

“嗯。”

如果方锐转会去兴欣,下次见面,恐怕就是第十赛季的比赛现场了。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地聊了半天,最后,方锐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

 

“再见了,N市。再见了,呼啸。”

 

离开前的最后一夜,他又一次睡在了林敬言的床上,这一次的梦中,长长的阶梯上出现了很多的人,他身边的人换成了叶修他们,而林敬言,站在了韩文清他们身边,他们在台阶上相遇,相互问好,又准备道别。

 

同去年夏天不同,这次方锐的转会动作很迅速,根本没给大家反映的机会,他也不屑和那些人表面和气,签完合同,他就拎着行李去了H市。

 

加入兴欣,仿佛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他的黄金右手配上熟悉的捉云手,更加的相得益彰。而兴欣内部的叶修和魏琛,和自己更是倾盖如故,猥琐成了一家。这里的氛围很好,方锐仿佛回到了刚开始玩荣耀时的状态,每天都对训练充满了期待。

兴欣的每个人都很有特色,但是兴欣最大的特色,应该是包容。

完全小白的罗辑,永远两个频道聊天的包荣兴,害羞腼腆的乔一帆,年轻版张新杰的安文逸,韩文清式战法的唐柔,脾气火爆的老板娘,比他还要猥琐没下限的魏琛和叶修,温柔实力强悍的苏沐橙,永远不搭理叶修但是听从指令的莫凡。

这样的队伍,能夺冠吗?

方锐产生的怀疑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定掉,看着每个人脸上坚定的信念,他相信,他会夺冠的。

 

赛季进行到了冬天,H市和N市地理上靠得近,气候也相似,放假第一天,方锐习惯性没有回家,拿着相机,去西湖边转了转。

出门的时候下着小雨,西湖边也没什么人,他一个人打着伞走着,空气里冰冰凉凉的。

沿着白堤一路前行,树上的叶子所剩无几,光秃秃的,并不好看,还很荒凉。没了树叶的遮挡,风猛烈地吹向方锐,提神醒脑。

白沙堤,雷峰塔,断桥残雪。

可惜,如今这天上下得是雨不是雪,空旷寂寥的断桥,只有池里的荷叶看着方锐,充分说明了什么叫做“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坐在凉亭里,风往领口里灌,吹得方锐浑身透心凉。

大脑发热时,他会给林敬言打电话,降降温。

冰天雪地时,他也会给林敬言打电话,暖暖心。

 

“呼~”

林敬言一接电话,传来的,尽是猛烈的风声。

“你在风口?”

糟糕,忘了这茬了,方锐立马挂了电话,找了个能挡风的地方,才又重新拨电话。

“你刚刚在哪呢?”

“呵呵呵,刚走在路上,现在进屋了。”

“别总贪凉,小心感冒。”

“好好好,听林大大的。”

“还没回去?”

“嗯,习惯性买了后天的票。”

怎么会习惯的呢,明明去年就第一时间回家了。

“你已经回家了?”方锐接着开口。

“对,已经到家了。”

“在吃饭?”

“没,在整理房间。”

“整、整理房间?”

方锐突然想起自己的那封信,紧张起来。

“嗯,书架太乱了,要整理一下。”为了以后搬家,后半句,林敬言想了想,还是没说。

“哦,哦。那你继续整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了?”

“呵呵呵,没有啊,我那么乖,你听我真诚的声音。”

“你在我房间藏了东西?”

“林大大,你怎么去了霸图学会了张新杰那一套!”

“所以,藏了什么?在书架上?”

“哈哈哈哈,你想太多啦,那啥,外面太冷了,我要回去了,有空联系,拜拜!”

方锐火速挂了电话,这下好了,不止心暖了,脸都烧烫了。

 

不一会儿,林敬言发来了消息。

【我看到了,林大大也一样。】

方锐看着短信,摸了摸通红的脸,麻蛋的,这西湖的雨,烧人啊!


评论 ( 6 )
热度 ( 28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琉颜绯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