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四季 · 秋

* OOC & 私设 预警,原著向,未考据。

* 字数8K预警

* 前文【林方】四季 · 夏


九月九,重阳节,宜登高望远。

“我们去中山陵吧,正好还能锻炼一下身体!”

虽然九月已经来临,但是暑气仍未消尽,呼啸战队的各位依然懒洋洋地窝在空调房里,不肯动弹。

“队长,我肚子不舒服。”

“队长,我今天腿有点疼。”

“队长,我头晕。”

……

显然,只有每次需要拉着他们出门时,他们才会格外地依赖我们的队长:林敬言同志。

未出道新人方锐,悄咪咪地向门口移动,只求自己不被发现。

“那行,方锐你跟我去吧,还是你说要去中山陵的呢。”

刚到门口的方锐一个脚滑,只恨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说出那么傻的话。无奈他是纯新人,对林敬言还是敬畏更多,只好听话地拿着相机,随队长出门了。

中山陵作为世界闻名的一个景点,还是很令方锐向往的,只是在听队友描述了他的切身经历以及那蔚为壮观的台阶数后,他就觉得小腿有些微微打颤。392级台阶,什么概念,一层楼平均13个台阶,392个台阶相当于爬30层楼。30层楼,方锐觉得自己可能会直接仰面倒下,以身祭告天地。

林敬言说自己没去过中山陵其实是有些夸张,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N市人,就算他自己不想去,学校也得领着他去几次。不过学生时代老师都不会太苛求他们,一辆大巴送到博爱牌坊下,就随他们自己决定怎么爬,你就是不上去,老师也不会过于为难。林敬言还真上去过一次,年少无知,凭着一股冲劲就到了顶端,除了记得当时的风很舒适外,便不再有其他印象。这次方锐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拉着这小孩,再上去一次。

遗憾的是,这次没有学校开道,公交车只开到了中山陵停车场。两人下了车,便沿着山路走着,天气正晴朗,路上同行的人也不少,慢慢走着,倒也挺舒服的。

“队长,我们这是要一路走上去吗?”

方锐看看手中的地图,再远眺一下四周的树林,仿佛茫茫然看不到尽头似的。

“嗯,其实并没有多远,走走就当散步吧,累了我们歇会儿。”

“好。”

山道上的风景很优美,正是绿树长青的季节,风吹过来,夹带着绿叶的清香。方锐深呼吸了几下,脸上也终于绽放出了笑容。这几个月的疲惫,仿佛一下子就被消除了。

四月底的时候,他和林敬言在G市机场道别,林敬言突然问他要不要来呼啸,说不震惊是不可能的。他是蓝雨的青训选手,不出意外,以后也会在蓝雨出道,只是,什么时候能出道,却是个问题。

蓝雨优秀的选手,太多了。

喻文州、黄少天、郑轩,这三个人一出道,便极具风头。然而,新人里,他和宋晓都是气功师,相对于宋晓的正常风格,自己总是猥琐发育似的打法也不太符合蓝雨剑与诅咒的核心思想,自己能出道的可能性已然非常小了。

林敬言的到来,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谁都看得出来林敬言在物色接班人,呼啸战队说强不强,说弱不弱,关键性的,就是缺少更多的核心选手,自己如果能加入呼啸,至少有出头的机会。

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别的战队,但是,既然这么有缘分,方锐还是决定把握住这个机会,更何况,跟林敬言旅行的那几天,让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前辈。

跟家里撒泼了一番,又央着哥哥给自己做了思想工作,父母这才放行,让他来了N市。

来之前的雄心壮志,在来之后,被打击得一干二净。

作为气功师,他的表现并不算特别出彩,这和他料想的成为核心完全不同,和团队摸索了几次,也始终找不到特别合适的位置,这多少让他有些挫败。直到一个月前,林敬言建议他换其他的职业试试看,这才有了新的突破,最后他接过了战队盗贼的账号卡——鬼迷神疑。

方锐自身的打法并不是一个冲锋陷阵的类型,加上气功师需要的也不是打头阵,所以他的盗贼适应的很快。在暗处隐藏,寻找合适地出击机会,是他的强项,盗贼的身形相比气功师更为灵活,他也操纵得更加精巧,团队模拟赛中,好几次偷机了对面的主力。

可是,方锐要的并不是成为一个普通的职业选手,他想要和林敬言一样,成为全明星选手,成为神级账号卡的拥有者。所以,这段时间,他的心情一直有些低落,少年人第一次发现世界对他其实并不友好。

现在,走在山道上吹着微风,心里的烦恼,似乎真的有减轻一些,扭头看一眼身后的林敬言,可能,队长带我来是想让我散散心吧,方锐心里一阵感动。

穿过一段宽阔的无人山道,便到了一个小型的休憩区,开着一些店铺供人休息,两人找了家店填补了一下便继续向上。

再往前有两条道,一条是直接坐观光车,直达博爱牌坊,一条是沿着山路上的台阶长廊,拾级而上。林敬言二话不说拉着方锐踩上了台阶,无视方锐对着观光车恋恋不舍的眼神。这段台阶很长,左手边是零散的开在山道上的小店铺,右手边,则清一色是摄影作品展出,作品包罗世界各地的风景。

他们一边走着,一边欣赏着这些作品,方锐很喜欢摄影,看得也更为投入。

“哇,队长,你看这张,比例切割得好棒啊,这么看真的好美,光线也很赞。”

“哇哇哇,看这张,这张真的好美!”

照片中,一位老人独自泛舟湖上,湖泊被丛林包围着,丛林后隐约有一间木屋,柔和的阳光透过森林圈出的缝隙中洒下,给湖面渡上了一层金光。湖面上,跃动着金色的光点,光线明媚而圣洁,仿佛这湖上的一人一船,沐浴在神光之中。

天地之间,万籁俱寂。

好的摄影作品可以触动人的内心,方锐觉得自己仿佛也感受到了圣光的沐浴,周围游客的嘈杂声,山间群鸟的啼鸣声,全都消失不见。他闭上眼,仿佛这条山道上,只剩下他和林敬言,他们并肩而行,相互扶持着,在阳光的照耀下,逐步登顶。

林敬言看着闭目感受的方锐,并没有出声打扰,只是向身后的游客微微点头,以示歉意。

待到方锐嘴角扬起,重新睁开眼,他觉得,当时那个活力四射神采飞扬的少年,又回来了。

“队长!我们一起组个组合吧!”

方锐的眼睛闪闪发光,耀眼而夺目。

“好!”

林敬言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很干脆,很直接,干脆得方锐把准备好的说辞都咽回了肚子里。

“队长!”

“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嗯!”

再往上走,方锐的心情已经不一样了,未来也许还有很多的困难,但是,这条路,有林敬言陪他一起,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只要他不放弃,他总会走到顶端的!

再往上走,人渐渐多了起来,山道上的台阶偏窄,两人只能一前一后紧紧跟着,好在林敬言比方锐略高,倒不影响两人交谈。

方锐雄心壮志地谈着两人合作的事宜,该怎么配合,要怎么练习,两人一点一滴地商量开来,恨不得立刻飞回训练室开始训练,明天就上场大杀四方。

少年有心是好事,无奈体力实在跟不上,好不容易到了博爱牌坊下的广场,方锐已经开始有些大喘气了。两人只好坐在树荫下休息,正值午后,太阳也依然毒辣,广场上果不其然地有很多学生奔来跑去,还有一些外国游客。

从博爱二字一直到顶端,只有一条宽阔的台阶大道,台阶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仿佛是对人的试炼。阳光照在上面泛着金光,方锐看了看这近400级的台阶,只能两眼一闭,彻底贯彻中国游客的四字方针了。

来都来了。

提着这么一口气,方锐拉着林敬言便准备一口气往上冲,却反被林敬言拉住了手腕。

“不要那么急,我们走慢点,就不会太累了。走太急,你可能到半截就撑不下来了。”

方锐看着林敬言,总觉得这句话的含义,似乎不止一层。

有林敬言带着节奏,方锐踩上这第一级台阶时的心,也稳了很多。太阳依然很晒,走到第一个平台时,两人都开始额头冒汗。没有停留,林敬言又拉着方锐往上走,边上有位父亲牵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看看他们俩,欢喜地喊道,“爸爸,爸爸,这两个大哥哥跟我们一样诶!”

孩子爸一听,立刻给两人赔笑,拉着小孩加速往前走了。

方锐和林敬言对视一眼,忍不住捧腹大笑,林敬言松开了刚刚一直紧握的手腕,不好意思地开口。

“刚刚拽住之后就忘了松手了。”

“没事,队长你拉着我走路我倒是省力不少。”而且很舒服!

继续向上,两人都没再开口,倒不是无话可说,实在是,无多余精力说话。最后还剩一段路的时候,方锐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完全不想再走,两条腿仿佛灌了铅,根本提不动。

林敬言也累得够呛,但他表现得不那么明显,两人站在平台上微微喘气休息着。一路上已经有很多人支撑不住坐在台阶上了,只是台阶实在太烫,坐不了一分钟,就得爬起来。抱怨的声音倒是不太多,毕竟,喘气和说话,只能二选一。大家无比默契地相视一笑,全是苦笑,倒也别有一番乐趣。

深呼吸两下调整好呼吸,林敬言又拉起了方锐的手腕,方锐立刻报以感激的眼神,被林敬言牵着努力撑着向上走。

“啊!”

终于,走完了这392级台阶。

踩上最后一级台阶,林敬言赶紧拉着方锐往前走了两步,就怕小青年一个仰倒滚下去。方锐斜靠在林敬言身上,真心觉得自己已经要升天了。

看着喘不上起来的方锐,林敬言也就任由他靠着,好在几乎上来的人都很崩溃,也就没人在意他们这诡异的姿势。待方锐稍稍回复了些,林敬言没急着带他进去祭堂,而是拉着他转过身,站在台阶顶端,俯视整个钟山景区。

阳光洒在两人身上,已经没有那么晒了,顶端的风,也比山下的更为有力,不急不缓地为两人降温。这一条长长的台阶,他们居然真的走上来了,台阶上依然还有很多人在上下,有的加速向上奔跑冲刺,有的把衣服帽子垫在身下坐着休息。

中山陵的树林非常茂密,放眼望去,成片的都是绿色,仿佛自己脚下的这条道,从山林中伸出,直达天际。

祭堂正中央,供奉着一座孙中山先生的坐像,庄严肃穆,让人不觉肃然起敬。内里便是先生的墓,上面卧像,内置遗体,两人认认真真地弯腰鞠躬,感谢曾经为这个国家奉献的每一个英雄。

沿着祭堂外转了一圈,钟山的风景秀丽,天朗气清,仔细眺望,依稀能看见远在天际的城市掠影。

“队长,”方锐转头看向了林敬言,“当时能遇到你,真好。”

林敬言笑了笑,揉了揉方锐的脑袋,少年似是还在长个,倒是比四月初见时高了些。

“我们下去吧。”

方锐其实略微有些舍不得下去,好不容易爬了上来,感觉就这么轻易下去实在是太浪费了,但他也知道不可能永远呆在上面,只好跟着林敬言,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队长,N市还有哪些景点比较有意思啊?”

“唔,有机会带你去阅江楼?”

N市的阅江楼,号称江南第一楼,说实在的,名气确实不能与黄鹤楼、岳阳楼、及滕王阁相比,但是,坐落在扬子江畔、狮子山巅的望江楼,却是林敬言一直很喜欢的一个地方。

他家以前就住在附近,小时候经常被家里人在饭后拽着来散步,周末节假日,也都是去那野餐休息,只是后来搬走了,便再没去过了。

“好啊,听上去感觉不会这么累人。”

“风景挺好的,确实没这里那么累,待会下去吃点东西回去休息吧。”

“嗯。”

回到宿舍才刚下午两点多,大约是回来路上休息好了,方锐又精神抖擞地拉着林敬言去研究他们的组合了。

他们俩的动作也没躲着,反而告诉了队友,队友一听林敬言要走方锐的路子组组合,顿时感觉两眼一黑,实在想象不出成天猫在角落里的流氓,会是怎样的流氓。

但也来不及他们继续质疑了,第五赛季的常规赛,就这么开始了。

呼啸战队副队长方锐,首战对阵的,就是蓝雨。

好在是呼啸主场,让他底气可以足一点,上场前,方锐果然看见了宋晓,同样作为本赛季新人出道,职业:气功师。

“期待今晚的比赛。”林敬言作为主场队长,又是前辈,自然是第一个开口向蓝雨问好,紧接着便是喻文州开口,双方队员,互相问候。

“你小子不错嘛!”宋晓笑着拍了拍方锐的肩膀,他们在训练营时关系本就不错。

“那可不,等着被我打爆吧!”有林敬言站在边上,方锐格外地有底气,大话随便放。

蓝雨的实力一直不容小觑,但是呼啸也不差,个人赛方锐是第三场,对阵的,恰巧也正是宋晓。

这一场,算是两队的新人亮相,方锐运气不错,自己换了职业,但是对宋晓的打法却了如指掌,结果毫无悬念,方锐以大优势获胜。

“不错不错,盗贼反而更适合你猥琐的风格了。”

赛后,宋晓和方锐笑着握手交谈,两个年轻人并没有因为比赛输赢而苦恼或高兴,仿佛仍像从前似的,就是一场普通的PK。

台下呼啸的粉丝虽然不太喜欢盗贼的打法,但是对他的表现,却非常满意,也开始有人给方锐呐喊加油。

个人赛呼啸领先一个人头,却在擂台赛中被追平了比分,团队赛变得尤为关键。

呼啸的阵容:唐三打(流氓)、鬼迷神疑(盗贼)、牧师、刺客、和机械师,第六人元素法师。

蓝雨阵容:索克萨尔(术士)、夜雨声烦(剑客)、枪林弹雨(弹药专家)、守护天使和涛落沙明(气功师),第六人流氓。

主场呼啸,选用的地图正是林敬言与方锐当时随机出的第一张地图,废墟小镇。

两队首发阵容随机进入地图,林敬言他们正好在当初西南角的废墟小镇里,机械师和刺客在废墟里探路,放置了几个追踪器,确认无人后,就继续向前。另一头,蓝雨几人却正是在废墟边的树林里进入地图,树林里的视角较为宽阔,很容易就能看出呼啸的人并不在,同样,他们也向那片废墟前行。

黄少天走在最前头,边上是索克萨尔,郑轩及另外两人则从外侧包围侦查。快靠近废墟时,黄少天悄悄爬上了附近的一棵树,视角中,也出现了机械师的追踪器。

他立刻隐匿在树叶中,在频道内发消息:发现追踪器。

喻文州也跟着发出指令:弹药和气功师绕到废墟后面搜寻,我和少天前面进攻,牧师跟随。

以呼啸的阵容配置及地图来说,应该是流氓和机械师、牧师一队,刺客和盗贼一组探路。刺客和盗贼都是近身攻击,而弹药专家可以打乱他们的视线,给气功师创造机会。他们这一边剑与诅咒对付机械师和流氓还是很有胜算的。

然后,蓝雨和在场所有的观众都没有想到,呼啸一向义无反顾打头阵的唐三打,此刻正和盗贼一起蹲在墙角里。

机械师的追踪器是林敬言故意让他放出去的,不论蓝雨在地图哪个地方出现,最终他们都会从废墟前后方进来搜寻,他和方锐,双双隐匿在后方入口的角落里。

林敬言想了想在频道内发言:发出追踪器后,立刻隐匿到废墟西北角,尽量拖延被发现的时间。

喻文州的战术一向出众,如果让他知道流氓没有跟机械师在一起,必然会反应过来做别的打算,所以一定要先让蓝雨其余的人,先踏进方锐布置的陷阱。

机械师向西北角移动,而刺客却蹲在了东北方位,时刻观察蓝雨一行。

观众席上,看到呼啸布置的蓝雨粉丝心急如焚,恨不得冲进游戏告诉他们呼啸的陷阱,让他们不要往前走。

然而,郑轩并听不到大家的呼唤,依然还是一只脚踏进了方锐的暗影陷阱,踩到陷阱的一瞬间,他便立刻发射浮空弹,另一头的喻文州等人自然也听见了动静。方锐却是早就准备好,直接使用偷袭,将郑轩直接拉进了废墟之中,而后逃脱。与此同时,林敬言立刻抛沙干扰视线,接着连招出击。

宋晓在郑轩被攻击的第一时间就发了坐标,并且向里面发射了轰天炮,无奈方锐把郑轩拖进了废墟攻击,他只能也跟着进去,和郑轩二打一。

喻文州这边看到坐标后本来想退出,却发现身后刺客出现,给了守护天使一个穿心刺,与此同时,机械师也接连放大招,直接把他们拖在了原地。

郑轩:盗贼和流氓。

喻文州看到郑轩的发言,立刻明白了呼啸的组合,既然这样,他们这边就是三大二,优势还是有的,只是先手被压制而已。

好在剑与诅咒的默契度很高,喻文州没有开口,两人就配合起来,优先解决没有奶妈的机械师。只是这个机械师对地图的熟悉度显然高过他们,引着他们东拐西绕,居然在和刺客的配合下,切断了他们和守护天使的联系。

喻文州:加速。

必须得加速解决掉机械师,他在拖时间等牧师来,两人加速追击堵住了机械师并同时出大招,就在最后致命一击使出前,一道神圣之火降临在了机械师身上。

喻文州:少天,守护天使。

看到喻文州的指令,黄少天立刻赶回守护天使的方位,以防刺客直接带走他们的奶妈。下一秒,他就被一个火焰陷阱攻击了,盗贼!

果然是方锐,他在突袭了郑轩后便立刻和牧师赶往机械师的位置,蹲在了剑与诅咒和守护天使之间,为的就是等他们来救。

这一招打得漂亮而且措手不及,台下的呼啸粉发出高呼,蓝雨粉丝则气结,太不要脸了。

盗贼的目的只是拖住黄少天的步伐,并没有做额外的攻击。

现在场上唐三打一人对抗枪林弹雨和涛落沙明,夜雨声烦被鬼迷神疑缠住,刺客在不断进攻守护天使,索克萨尔则面对的是带着牧师的机械师。

种种情况,都对蓝雨极为不利。

喻文州原来想的是两头收拢,后方远程攻击加上气功师偷机,而前方则是正面交锋,却没成想呼啸出其不意,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最终,呼啸获胜。

主场获胜,欢呼声自然热烈,方锐,一战成名。

以这一场比赛为起点,方锐开始了他的荣耀职业生涯之旅,他和林敬言的组合,也正式出道。

“队长,你是流氓我是盗贼,我们起什么组合名好听啊?”

“唔,犯罪组合?”

林敬言看到网上有粉丝评论了这个名字,觉得还挺恰当,也挺好听的。

“好!”

有了双核的呼啸,这一赛季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好,虽然很多的队伍都会防着他们,但是,他们的默契度也在逐步提升。

防不胜防。

随之而来的,便是很多人开始批判他们的这种打法,认为太过猥琐,属于胜之不武,然而,胜了就是胜了,既然遵守了比赛规则,为什么不可以用这种方式获胜呢?

虽然第五赛季他们最终止步六强,但这是呼啸建队以来的最好成绩了,更何况,犯罪组合还获得了本赛季的最佳搭档。

从9月到6月,方锐用了9个月的时间,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成为了荣耀的盗贼之神,成为了全明星的一员。他和林敬言开心地站在全明星的舞台上,接收着台下的欢呼,仿佛就像当初他们在中山陵似的,走到了最顶端。

夏休期方锐懒得回家,就跟着林敬言回了他家。

近几年荣耀发展得好,林敬言作为一个大战队的队长,收获也颇丰,给父母置办了一个新房子,三室一厅,宽敞明亮。

“叔叔阿姨好,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方锐。”

方锐乖巧地跟林家父母打招呼,林父早年虽然反对儿子打游戏,但是看到儿子打出了成绩,心里还是很欣慰,看见方锐这么乖巧,态度也比较友好。

“不用客气,敬言平时受你们照顾,阿姨还要谢谢你嘞。”林妈妈比起林爸爸和蔼地多,只是说的话让方锐一阵心虚,他哪里照顾过林敬言,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地被林敬言照顾。

“没有没有,都是队长在照顾我,我太麻烦他了。”

为了防止他们俩继续客气来客气去,林敬言赶紧打断了带着方锐回了房间。

“呼~吓死我了。”一进屋,方锐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

“你平时不是胆挺大的吗?”林敬言感到一阵好笑,这一年相处下来,方锐早没了当初的客气,把厚颜无耻的精神发挥到了日常生活中,他也任由他作,队友们只能纷纷抱怨他太宠着方锐了。

“毕竟是见家长啊,当然紧张。”方锐口不择言。

“你这话说的,还以为你是我对象呢。”

“那林大大看方小锐姿色如何,可否愿意收留奴家呢?”方锐很配合地掐着嗓子抛媚眼。

“嗯,姿色不错,今晚留下来暖床吧!”林敬言也很配合地摸了摸方锐的脸颊,调笑道。

“靠!臭流氓!”被摸了脸的方锐脸噌一下红了,赶紧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林敬言好笑地摇摇头,明明自己要作妖的,还这么不经逗。

还好当时装修他房间时,林妈妈做主给他买了张大床,不然现在他就得跟背贴背睡觉了。

“队长?”

黑夜中,方锐突然开口。

“睡不着?”

“嗯,有一点。”

“是因为最佳新人的事吗?”

今年的最佳新人是周泽楷,报出结果的时候,方锐的眼神明显暗淡了一下。论战队成绩,自然是呼啸优于轮回,然而,论个人能力,两人却是不分伯仲。只是,相比起躲在暗处猥琐偷袭的盗贼,明显大家都更喜欢帅气出击的神枪手。

林敬言转过身,面向了方锐,黑夜中,也只能看见他瘦小的背影,他似乎永远吃不胖,不论林敬言怎么投喂都瘦瘦的。

揉了揉他的脑袋,“睡觉吧。”

“嗯。”方锐的声音闷闷的,但是听着林敬言的呼吸声,也还是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敬言就拉着方锐起床了,林妈妈和林爸爸要去上班,大家一起吃了早饭,都先后出门了。

趁着早晨太阳还没热起来,他们来到了狮子山下,N市的狮子山。山间的空气有些清冷,方锐瞬间就清醒了,林间的空气清新舒适,他们悠悠闲闲地散步向上,走到了阅江楼。

阅江楼是仿古建的望景楼,站在阁楼之上,远眺江景,风吹过来,吹走了烦恼和忧愁。

“阅江楼虽说是江南第一楼,却没有黄鹤楼他们那般有名气,可能只有我们这些当地人会喜欢来吧。”看着窗外的景色,林敬言缓缓地开口,“但是,黄鹤楼那样有名气,我每次去W市的时候也都没有去过,滕王阁倒是去过,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阅江楼。”

方锐面露不解。

“很多人觉得家门口的风景,是最没意思的风景,只有远方,才是自己寻找的美景,可是,你的眼前,正是别人的远方。”忍不住摸了摸方锐的脸,触感很好,他有些上瘾,“我是第二赛季出道的,当时已经有叶修、韩文清这样的明星选手,我当时也是满腔热血,觉得凭着自己和唐三打,一定也会有一番作为。确实,呼啸的成绩不错,我也得了联盟第一流氓的称号。然而,我知道,那一年,最闪耀的,是双花。可惜现在,孙哲平退役,双花难再现,曾经绚烂到极致的美景,可能,再也没法看到了。”

“最佳新人是第三赛季开始评选的,但我知道,就算从第一赛季开始,也不会是我拿到那个称号。只是,拿不拿到那个称号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还能继续站在这个舞台上比赛,才是最让我开心的。”

“谢谢你。”

林敬言非常认真地看着方锐,他确实是真心实意感谢方锐,如果不是方锐,呼啸今年的成绩不会这么好,自己,也不一定还能继续撑下去。

你看看,孙哲平退役,张佳乐仿佛失了魂一样,舍命式的进攻,如果短时间内不能取胜,失去的,便是自己的命。

方锐看着林敬言,总觉得心里有些发疼,一年前,他觉得能够成为全明星选手就很好,而一年后,他的心,竟被养的那么大。

“是啊,能打荣耀,真的好开心。”

笑容,重新绽放在少年的脸上。

方锐浮躁的心冷静下来,他想了想,感觉林敬言似乎每次跟他出来都是在带他上课。

“林大大,你大学学的是不是师范呀,怎么总在给我上课?”

一个爆栗,林敬言没好气地开口,“学的是土木,要不是你不乖,需要我上课吗?”

少年委屈地鼓起嘴巴,用眼神控诉暴力行为的林大大。

解决了心里的忧愁,方锐在林敬言家住了几天后,便在自家老妈的催促下,买票回家了。

再见面,又是一年的金秋来临。

晒了一个夏天的方锐露出洁白的牙齿,圆圆的眼睛又笑成了弯月。

“今年我们也要加油呀,林大大!”

“嗯。”



——————————

他们的最佳搭档也是私设,原作真的太残忍了,4-7的最佳搭档居然都是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今天又是为林方流泪的一天QAQ

比赛情节是我瞎编的,不要当真。

评论 ( 4 )
热度 ( 25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琉颜绯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