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四季 · 夏

* OOC & 私设 预警,原著向,未考据。

* 字数9K预警


才刚四月下旬,HK的温度就已经高得不像话了,林敬言擦了擦额头的汗,赶在热爆炸前,进了酒店。

前几天客场对战蓝雨,呼啸以三个人头之差输掉了比赛,提前结束了今年的赛程,老板倒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放了他们一个大长假,让他们好好玩几天再回去。临走,还布置了个小任务,让他们拍点旅游照片写点感想,不要总是沉迷游戏,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然而宅男们哪里会想要旅游,更何况G市的天这么热,为什么老板不明白他们真的是心甘情愿待在空调房里打游戏的呢?

队友们只能期盼地看着善良的林敬言,作为队长,林敬言在训练时是非常严肃认真的,但是他本人性格又非常温和,私下里,大家都不太怕他,于是,一个个求爹告娘的,让林敬言帮着完成任务。

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来个G市五日游。

却没料想,自家母上知道了这个消息。

“G市离HK那么近,你不是有港澳通行证么,过去玩几天,拍些照片给你爸和我看看,待会我给你发个清单,顺便帮我买点东西。”

显然,免税对女人的吸引力,大过一切,尤其是有自己儿子可以做苦力的时候。

林敬言认命地收拾行李,匆忙打印了一份攻略,便上路了。

正在酒店前台办理入住,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惊呼。

“林敬言前辈!”

循声望去,一个瘦瘦高高的小男生一脸惊喜地看着自己,眼睛里闪着耀眼的光,林敬言微怔,似是有些面熟,但又不认识。

还没等林敬言开口,男生直接走上前,激动地说。

“林前辈您好,我是蓝雨训练营的方锐,前两天赛后两队交流的时候跟你们切磋过。”

这么一说,林敬言便想起来了,蓝雨作为一个高人气战队,训练营的质量也非常高,眼前名为方锐的便是很有潜力的种子选手。

“我记起来了,你也是来旅游的吗?”

两人能在HK酒店相逢,倒也有一点缘分,林敬言习惯性地客套着。

“是的,林前辈!您是一个人来的吗?”

“是的,怎么了?”

“太好了!那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少年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地看着他。

“什么忙?”

“我本来是打算来HK旅游的,结果订酒店的时候没注意自己订失败了,来了才发现没成功,现定价格太贵了,我可以跟你合住一个房间吗?我可以出另一半房费的!”

林敬言有些纠结,对他而言,方锐不过是个陌生人,乍一下让他跟对方住一起还是有些被别扭,但是少年看着又着实可怜。

“你对HK熟悉吗?”

作为联盟第一流氓,以及呼啸的队长,林敬言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熟悉啊,我是G市人,经常过来玩的。”方锐想了想呼啸战队的位置,突然福至心灵,“林前辈,我给你当导游吧,我会粤语,而且我对这里很熟悉,反正咱俩都是一个人旅游,不如我们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

少年越说越兴奋,恨不得握紧林敬言的手,立刻把这事敲定下来。

衡量了一下利弊,林敬言打了这些年比赛,和人同住一个酒店还是能接受的,于是点点头,答应了。

两人办理好入住后就上了楼,房间在18层,林敬言对这个高度也挺满意,窗外就能看见楼下的街道。酒店在旺角,HK的高楼建的都很密,让人有些压抑,拉上窗帘,他准备换身轻薄的衣服出去。

“林前辈,你穿得太厚了,HK四月就已经过夏天啦。”

林敬言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薄外套,再看看方锐的短袖,听话地折回去换了。

“你经常来这玩?”

边往外走,两人边闲聊着。

“对啊,住的近嘛。以前会经常过来帮我妈买点东西,有时候也会过来看看比赛或者演出。”

“那还挺好的,这几天的行程就交给你了,我就跟着你走。”

方锐小手一挥,“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两人第一站准备前往怪兽大厦,变形金刚对于男人的诱惑力一直不亚于游戏,林敬言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年,心心念念,想要去看看电影中精彩打斗的地方。

走到地铁站,方锐掏出手机查路线,边走边盯着手机,林敬言只好替他注意着看周围的路,小心不被人撞到。

HK的地铁人很多,也很嘈杂。马路上红绿灯的提示音和地铁扶梯的提示音交杂在一起,叫得他脑门疼,地铁穿梭的人很多也很快,最后他不得不拉着方锐的手腕,才能避免两人被冲散。

林敬言常年作息规律,手掌温度倒比方锐的皮肤高了很多,让他一下子就发现这只牵住自己的手。林敬言的皮肤偏白,跟自己小麦色的皮肤比起来好看很多,手指也很好看,常年打游戏的手,骨节分明,一看就保养的很好。

方锐觉得自己手掌心,微微有些出汗,这该死的天气,真的太闷热了。

火速合上手机收进口袋,对着林敬言微笑示意,“查好了,我们待会要换乘一次,出站走一段路就行。”

“好。”

林敬言声音温和,语气温柔,又始终微笑对他,方锐扇了扇脸庞的暖风,只想吐槽:今年夏天,也太热了吧!

列车到达鲗鱼涌站的时候,方锐便拉着林敬言下车了,林敬言看着这三个字,认真思考它的读音,到底是什么。方锐一看他这样子,立刻捂嘴偷笑,本来圆圆的大眼睛,竟是眯成了两道弯月。

“嘿嘿嘿,林前辈是不是很好奇这个站名的怎么念啊?”

林敬言静静等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zéi yú chōng?”

“我的天,你怎么知道的?!”

这三个字大部分内地人都不会念,方锐真的不敢相信林敬言居然会,而且明明刚刚看他的样子还不会的。

揉了揉方锐毛茸茸的脑袋,林敬言的嘴角逐渐上扬,最后,笑着开口,“刚刚广播播报了一下。”

方锐竖起耳朵,果然,随着下一趟列车的到来,广播又开始了播报。

“哇,林前辈也太奸诈了吧!”

“早知道应该跟你约个赌注的,总觉得现在有点吃亏。”

听到林敬言的话,方锐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一眼就能看穿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林敬言有些好笑,自己难道看上去就那么老么,他才22岁啊!但是身边的人,才17岁,被现实打击的他,只好认命地拉着石化的小朋友往站口走去。

下雨了。

果然之前的闷热是有原因的,明明才下午两点多,外面天暗的就仿佛已经是傍晚了,林敬言正在思考地铁站会不会有地方卖伞,方锐就已经从包里把伞拿出来了。

“这个季节雨很多的,所以我都随身带伞,机智吧!”

方锐摇了摇手里的黑伞,一脸得意。

两个人打着伞沿着山道走着,许是因为工作日,又下着雨,路上的人并不多。HK的街道都很窄,也许是因为地皮太贵,到处都让人觉得挤挤的,他也不得不和方锐两个人靠得很近,两人的胳膊也时不时地碰到。

“其实我来HK那么多次,还真没正儿八经去过这些景点呢,都是来看个比赛演出顺便买点东西就走了。”方锐开口说道。

“因为距离近,觉得随时都能来,所以就没有特地去了是吗?”

“对啊,我连小蛮腰都是朋友来了才会带着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差不多,中山陵也没去过。”

“哇,那下次有机会我去N市,你带我去中山陵夫子庙这些地方吧!”

“好。”

“我要吃鸭血粉丝汤!”

“好。”

“我要吃盐水鸭!”

“好。”

“唔,N市还有什么好吃的吗?”

“我带你去吃赤豆酒酿桂花糕。”

“好!”

两人的关系在美食中迅速拉近,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两人开始抬头寻找攻略中提到的那块标志招牌。

“啊!到了!”发现目标的方锐兴奋地拉着林敬言往前加快速度。

“林前辈,我们要装得自然一点,别表现得太游客哦!”

“嗯,我知道。”

在外面并看不到电影中的场景,得穿过一个商场大门似的厅堂,进去之后,就可以看到经典的四方天空。

下着雨,不好拍照片,两个人打着伞站在中间的空地上仰头看着,可是伞总挡着视线,方锐看着林敬言,眨了眨眼睛,林敬言意会地点点头。

没有了伞的阻碍,可以更加直观地看到全景。幸而雨下得并不是很大,灰暗的天空,让这片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忧伤。林敬言看着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仿若鸽笼般的屋子,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谁都知道住在这样的环境中,会有多压抑,可是,他们还是选择了这条路,谁也不知道,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相比起林敬言的略有感伤,方锐则是拿着手机找各种角度拍。

相机里,林敬言站在雨幕里仰望着天空,眼里满是伤感,方锐觉得心也有些难受。

正发着呆的林敬言,突然被一把黑伞遮住视线,转过头,方锐正看着自己。

“我们走吧。”

“嗯。”

怪兽大厦对面的大楼也同样挤在一起,有一栋楼呈三角形挤在另两栋楼之间,可以预见的,那一面的住户,一定常年不见阳光。

“其实来多几次,就好了,这里就是这样的,G市和HK隔得这么近,生活却相差那么大。我们家房子要两百多平,在HK,绝对算是超级大户了。不过,这是别人选择的生活,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就像你选择打游戏,肯定也会有很多人不理解吧?”

方锐这话,确实没说错,他是大一的时候开始打职业联赛的,一开始只是抱着去玩玩,能打出成绩就继续的念头。谁知道一去,战队就给了他队长的位置,肩上的担子一旦扛了起来,就很难放下了。

“岂止不理解,我还被我爸给打了。”

“挨打?!叔叔这么凶!”

方锐一脸惊恐,他是家里的老来子,有个大自己十岁的哥哥,哥哥还非常地优秀靠谱,以至于父母对他只有溺爱过度,完全不会动手打骂。

“对啊,我爸暴脾气,当时一听这事就拿着扫帚往我身上招呼,背上青了好几条,后来还是我妈给劝下来了的。”

似是想到往事,林敬言觉得身上仿佛还有些疼。

“我听喻队黄少说,他们决定打游戏的时候家里没怎么反对。黄少是家里根本不管,只要他不为非作歹,干啥都行。喻队好像是跟父母谈了一次就好了,要是你能跟喻队取取经就好了。”

林敬言有些好笑地说,“我也没喻文州那么好口才啊。”

“哪有,我觉得你说话挺好的,看你记者采访什么的,说的都很好啊。”

“那都是职业需要,既然当了队长,就得担着这个责任嘛。”

“真的辛苦啊。”

忍不住又揉了揉方锐的脑袋,少年的脑袋头发软软的,手感很舒服。

总被前辈按住脑袋的方锐微微有些郁闷,“林前辈,我的发型都没了!”

“噗,好吧,不揉了。”

说话间,便已到了地铁站,同一段路,回程,竟似比去程短了许多,再回头看一眼雨幕中的城市,调整好心情,继续向前。

“林前辈,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N市也有很多港式茶餐厅,我就想吃一次正宗的早茶,其他的就都随便吧,我的口味比较清淡,不怎么能吃辣。”

“不能吃辣!那你不是失去了很多人生乐趣!!!”

“主要是我的身体承受不了,所以我也没办法,不过,还是有很多不辣的美食的,等你来N市,我带你去尝尝。”

“嗯嗯。对了,既然外面下着大雨,我们去中环的商场转转吧,我想去买个A家的平板,可以吗?”

“当然可以,正好我也去转转看看有什么可以买的。”

中环地铁内可以直接上去,成片的商场通过长廊连接在一起,雨下得比之前大了很多,玻璃窗户上,雨水迅速地冲刷着。A家所在的那栋楼在商场群的尾部,接连着中环码头,站在长廊里,可以看见外面的摩天轮,静止在雨中,孤独又寂寞。

会驻足拍摄摩天轮的,几乎都是游客,本地人都低着头匆匆地前行,没有功夫,去欣赏那日日就能得见的风景。

商场的层高比内地的也稍矮一些,林敬言努力适应着这压抑的环境。和国内的大部分A家店铺一样,这里也同样有很多的人围在桌子前测试或游戏。方锐买的是最新款的mini,据他言,带着出门看视频特别方便。HK买这东西价格确实便宜,林敬言一时心动,跟着买了一款大屏的,准备回家给两位老人用。

店员开心地为两人服务着,两个人长得都不差,买东西也干脆,来了就买,让她怎么能不欢喜。

“我们待会就在这附近吃饭吧。”

方锐是午前来的,没吃午饭,已经有些饿了。被他这么一说,林敬言才想起来自己碰到方锐的时候刚刚中午,自己是路上吃了所以没在意,没想到竟是忽略了小朋友。

“好,我们弄完就上去找家店吃饭吧。”

装机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方锐还没满18岁,用的是自家老哥的账号,这会儿突然忘记了密码,给他哥发消息也没回应。

“要不,用我的账号?”

“方便吗?”

“方便的,我就平板是A家的,买了也就是给家里老人看视频用,没什么影响。”

“那就谢谢前辈啦~”

顺利解决完,两个人便上楼觅食了,方锐领着进了一家西式快餐店,一人买了个大汉堡,加上点薯条鸡块,配上可乐,便开始了他们HK之行的第一餐。

“不好意思,之前没想起来你没吃午饭。”

“没事没事,是我太激动给忘了。”

对面的少年瞬间开始狼吞虎咽,林敬言不自觉开启了队长模式,“慢点,小心噎着。”

看着嘴巴塞得鼓鼓的,却还要对自己傻笑的方锐,林敬言突然觉得他怪可爱的。

吃完饭两个人又坐着聊了许久,因为荣耀,让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华灯初上,外面的夜景开始亮了起来,两人才起身离开。

中环码头可以乘坐游轮直达对岸,他们俩也跟着上了渡轮,渡轮内部很有港剧的风格,里面也没多少人。两人一前一后地一同靠着窗户坐着,看外面的维港夜景,雨后的空气清新舒适,伴着微风吹来,带着丝丝凉意,让人格外安逸。船上放着悠扬的歌曲,晃悠悠地,伴着海水拍打船身的声音,驶向了对岸。

“这上面有家卖化妆品的店,很便宜,我要帮我妈和嫂子带点东西,前辈要一起去吗?”

“好啊,正好我看看有没有我妈要的东西。”

“诶?你也要带东西?”

“是啊,我来的主要原因就是我妈要我帮他代购呢。”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同苦笑。

方锐拿过了林敬言的清单,一道给了店内的工作人员,店员也很有效率,把有的产品都给拿来了。方锐熟练地从包里掏出了笔,一一核对,然后把买到的东西勾掉,收起清单,结账,干脆利落。

“可以啊,你这非常熟练了嘛。”

“没办法啊,都是家长被压榨着学会的,不然到最后你也不知道买了什么,什么没买,真的要命。”

林敬言接过两个人的东西,心里再一次为同意让方锐跟自己一起旅行点赞。

“我们上楼看看吧,我刚看到上面好像是一家书店。”

“好啊,这一期的电竞周刊应该也出了。”

“咳咳。”

想到这期的内容,林敬言尴尬地咳了两下,无视方锐的奸笑。

果不其然,这一期的封面正是林敬言和唐三打,这期的专访是来蓝雨比赛前做的,呼啸并不算是特别强的队,但是却拥有联盟最强的流氓——唐三打。林敬言本人和唐三打的风格相差极为的大,他看上去清秀斯文,然而唐三打却十分张扬霸气,痞气十足。

“你是按着什么模子捏的唐三打的啊?”

“那时候刚上大学嘛,好不容易解放了,就想捏个跟自己完全不像的人,算是另一个自己吧。”

“因为自己不敢做,所以在游戏里做?”

“你这话说的,我倒不是不敢做,只是,现实中耍流氓会被抓的吧。”

“那不还是不敢做。”方锐小声嘟囔道。

林敬言一个爆栗,小青年委屈地撅起嘴巴,没再搭理前辈,直接自顾自去结账买杂志了。

被大雨洗刷过的夜空格外明亮,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HK的街道上,方锐在前头不停地说着,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身后拎着东西的林敬言。

初夏,在黑夜中,悄悄来到。

回到酒店后,两个人洗漱完,不约而同地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脑。

“前辈,来一局PK?”

“我没带账号卡。”唐三打毕竟是联盟第一流氓,林敬言也没打算这几天边旅游还边打游戏。

“我这儿有一张小号卡,你要吗?是流氓。”

“你怎么会有流氓的小号卡?”

“嘿嘿,练着玩嘛。”

“那好吧,我就用你的卡玩一会儿吧。”

方锐的小号叫冷暗雷,技能配比跟唐三打有些出入,大致看了下键位,熟悉了两下,两人便开了房间PK。

气功师和流氓都属于近身格斗系,流氓讲究以快打慢,先手压制,而气功师防御属性较高,属于伺机而动的类型。就PK而言,如果流氓不能控住比赛节奏,就有可能会被拖垮。

由于两人只是切磋,便选了普通的擂台地图,虽然冷暗雷的账号属性并不高,但是林敬言的技术和经验都远超方锐一大截,很快就拿下了比赛的胜利。

“前辈,我们换个地图吧!”

连输三局,方锐有些挫败,像是打麻将时要换座位一样,他觉得他应该换个对自己有利的地图。

“好,你有指定地图还是随机?”

“随机…………”拖了个大长音,他才接上了最后一个字,“吧。”

林敬言无语地看着他,也跟着接了一个字。“哎!”

方锐的大眼睛再次瞪得圆圆的:居然在这种地方耍流氓!!!

随机地图开出的是一个废弃的小镇,到处都是废墟,两人进地图的位置也是随机的,此刻,两人的视角里都没有对方。

林敬言小心翼翼地四处搜寻着方锐的身影,而方锐,在确定周围没有林敬言的身影后,悄摸摸地爬上了一棵树,动静也不敢太大,生怕林敬言发现。一步三顿地爬上去之后,果然,视野东北角位置的街道上,看见了林敬言。

于是调整自己的位置,以确保可以不被发现地观察林敬言,正常来说,如果林敬言没有发现他,在林敬言走近,或者走到方锐的理想攻击位置时,方锐可以控住林敬言开大一波带走。

可惜,方锐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们两人正在同一房间内,林敬言一听边上的人半天没有操作的声音,便知道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并且,在等着自己靠近。

林敬言转动视角,小镇的废墟都是矮破的房屋,除非在房顶,否则没法长时间观察自己的位置。房顶上太容易暴露,一眼就能看到,那么小镇的高处便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树木,附近的几棵大树他都已经观察过了,所以,方锐一定是藏在了西南角的某棵大树上。

继续装作没有发现,林敬言故意沿着正常思维的路线,不动声色地向西南角靠近。方锐也开始紧张起来,只等林敬言走到自己想要的位置上去。快到的时候,林敬言突然动作起来,不断地使出基础招式,仿佛是随时预备着方锐出现而进行攻击。方锐在树上悄咪咪地偷笑,看着林敬言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的树下。

突然!林敬言在距离自己理想位置一个身格的时候,向上抛沙,方锐大惊,视线被阻,也瞬间明白自己被发现了,连忙跳下树使出念气罩,却不料林敬言紧接着抛沙的就是麻针和毒针,打断了自己的操作,还让自己多了五秒的僵直。五秒,林敬言就已经直接头槌、肘击、锁喉,最后霸王连拳一波带走了。

对面方锐气得恨不得砸键盘!

“前辈怎么会发现我的!!!”方锐觉得自己躲得还是很好的,实在不明白怎么就被发现了,真的是太气了。

“唔,今晚先睡觉吧,明天如果你能赢我一局,我就告诉你。”

说完,林敬言便不再理会气炸了的小朋友,开开心心地关了灯睡觉。

只是他没料到一天的相处,方锐已经不再对他客客气气了,直接就扑上了林敬言的床,“告诉我,不然今天我就趴在你身上睡!”

林敬言气结,这居然是个耍无赖的!

为了自己的睡眠,他也只好认输,“我刚刚听你半天没有声音,就猜到你是不是发现了我,并且在观察我,判断了一下周围的形势,你躲在那片树上的概率最高,所以我一边装作没发现,一边试探着往那里走。”

方锐真的没想到居然是输在了这里,只觉得心里更气了,“那里树那么多,你怎么会发现我待的那棵呢?”

“唔,”林敬言面露尴尬,但好在,已经关了灯,方锐并看不见,“地上有你的影子。”

方锐瞬间吐血,自己真的是太!年!轻!了!

头一天走了太多路,两个宅男都有些累着了,便起的都有些晚,方锐还在为输了游戏而气结,林敬言只觉得好笑。

“你的表现其实已经很好了,只不过,我比你多了几年的比赛经验,所以在判断很多东西上会比你成熟很多,等你也多打点比赛,经验上去了,自然可以做得更好的。”

“真的吗?”

“当然,你还年轻呢,你的思路很特别,技术又很稳定,只要能多些经验,便可以处理得更好。就像昨晚最后一局,你是因为没怎么经历过团队比赛,所以没有很在意那些小细节,但如果你练得多了,就会知道如何调整自己的身形掩盖地上的影子。至于我听声音判断,那纯粹是占了同屋的便宜,如果不同屋的话,我可能就会反被你带走了。”

“这么说,我还是很厉害的?”

“对啊,但是你要继续加油!”

“嗯!谢谢林前辈!”

被夸奖了的少年立刻原地满血复活,赶紧洗漱完,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林敬言。

“走吧,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吧。”

“嗯,我们去楼下的XX冰室吃吧,带你尝尝普通的HK早餐。”

“好啊!”

由于两人吃完都快十一点了,便跳过午饭,直接前往长洲岛。

依然是在中环码头乘坐轮渡,只是今天的船高级了许多,上了二层,两人继续讨论昨天的比赛。林敬言不知不觉把方锐当成了自己的队员,讲解着昨天他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能被全明星角色手把手指导,方锐也是受益良多。

正聊得热乎,船却靠岸了,意犹未尽的两人只好暂停一下,先继续旅行。

长洲岛是HK的几大离岛之一,方锐选择来这里说是因为这是麦兜的故乡,但林敬言怀疑他就是看上岛上的鱼蛋了。上岛之后向右走便是游客区,人声鼎沸,正是热闹的时候。岛上的布告栏上贴着近期的公告及要举办的活动,有种一个岛便是一个小区的感觉。

这天的天气比昨天稍稍好了点,虽然没有大晴天,但是岛上的空气比市区湿润了许多。两人买了几串火爆的鱼蛋和饮料,沿着海岸线散了会儿步,便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继续船上的话题。

岸边停靠着一艘艘五彩斑斓的小渔船,偶尔有海鸥飞过,传来一两声啼鸣。远处不时传来即将停暗和离去的船笛声,两个人从游戏,又聊到了学生生涯,笑声连连。多数时候,都是方锐在说,少年人总有着使不完的精力。

比起闷热、拥挤又嘈杂的市区,两人明显都更喜欢这个安静闲适的小岛,沿着小岛绕了大半圈,直到夜幕降临,才不得不在用过晚饭后,准备离开。

“哇,快看!有星星!”

下午时分下了一场大暴雨,此刻的夜空,更加澄澈,林敬言闻言抬头,月明星稀,良辰美景。

方锐抓紧机会,又悄悄拍了一张照片。

尽管很不舍得,两人还是要离开了。

“等我以后老了,我也想找个这样的小岛生活,每天就种种花,遛遛狗,白天看海景,晚上看星空。”

林敬言揉了揉他的脑袋,“才多大点呢,就想着退休。”

回到酒店,方锐还在回看长洲岛的照片。

“你看这只大黄狗,真的好懒啊,我都走到他面前了都不动,他主人一定气死了吧。”

“这也说明这个岛上的人都很善良吧。”

“嘛,也是!”

“前辈,你快看这张照片,哈哈哈哈,这个小朋友好可怜啊,他爸吃冷饮,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哈哈哈哈哈哈哈”

照片上是一个男人啃着脸大的西瓜片,边上的孩子一脸艳羡地流着口水看着,确实很逗。

还有很多照片来不及回看,方锐就已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们今天真的走了很多的路,也真的是彻底累伤了,洗完澡,便各自挨着枕头睡着了。

第三天他们依然是临近中午才起床,好在他们每天的行程都很简单,也没任何压力,自然醒的感觉也很舒服。只是,这一天的醒来,就伴随着暴雨,两人默契地达成共识,点了个M记得外卖,便打开了电脑。

这一次,林敬言几乎变成了指导,而不再是单纯PK。

“我觉得你的操作真的非常棒,意识也够,就是经验不够丰富。你可以试试多去和不同的人不同的职业打打看,多试试不同种类的地图,不要被一种思维模式固定住。”

“林前辈,我们要不要去打打副本?”

“好哇。”

林敬言拉着方锐加入了呼啸的公会,顺便把打的材料都送进了公会仓库,一套操作看得方锐目瞪口呆。

“林前辈。”

“怎么?”

“我发现你和我想象的,真的完全不同。”

“哦?你想象的我是什么样的?”

“我看唐三打的时候,觉得你应该和韩文清差不多,但是看你长得跟肖时钦差不多,有些震惊。但是这几年看下来也就习惯了,觉得你大概和喻队性格差不多,没想到你们性格完全不一样。”

“我的性格是怎么样的?”

“有时候很温和,有时候,又很流氓?”

方锐思索了半天,也只得出了这个结论。

“所以说,不要对一个人太刻板印象,一个人不一定就只有一个形象,难道黄少天就是24小时一直话不停的吗?喻文州也不会天天都面带微笑吧,同样,我也不可能只有一个性格。可能在平时相处时,我表现的是很温和,好像别人做什么都不会生气似的,但我也会爆粗口,也会热血上头,只是多与少而已。”

“嗯,也是。”方锐歪了歪脑袋,“不过我觉得这几天跟你相处了,觉得你性格真的很好,跟你旅行还挺开心的。”

“我的荣幸。”

五天的旅行很快就结束了,两人最后去了趟太平山顶,俯视了一下HK,又扫完家长们需要的货物,在最后一天的早晨吃完早茶,便告别了HK,回到了G市。

G市机场。

“这几天谢谢你了,这是送你的礼物,希望你喜欢。”

方锐打开盒子,是在长洲岛上买的一个小摆件,长洲岛的地图形状上,架着一艘小船,船上坐着迷你麦兜。

“我很喜欢,谢谢!”

“对了,有件事想问问你。”

走进机场安检前,林敬言突然开口。

“要不要来呼啸跟我一起打比赛?”


评论 ( 6 )
热度 ( 38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琉颜绯雨 | Powered by LOFTER